老野

【巍澜】无间双龙(警察巍×卧底澜)04

     *警察巍×卧底澜

     *(我居然写他俩打情骂俏写了一整章??)

     *单数章节是现在时间线

       双数章节是过去时间线




 

【七年前的龙城警校】



沈巍第二次见到赵云澜的时候,是在去上课的路上。


他看见前面勾肩搭背走了一排的男生,挡住了大半的路,忍不住皱了皱眉,拍了一下最边上用胳膊夹着个球,晃得最欢快最没正形的那个。


“同学,能不能让一下,你们挡到后面的同学了。还有,学校里不许勾肩搭……”


然后沈巍就看见了扭过头来,脸上的笑容还没消下去的赵云澜。


沈巍:“……打扰了。”


说完扶了扶眼镜,低着头就从他旁边走了过去,活像是看见了恶地主吓得绕道而行的良家妇女。


“哎呦,好巧……不是,你等会儿,沈巍!”


赵云澜也不管警校内不许大声喧哗的规矩,扯开了嗓子就喊沈巍的名字,吓得周围的路人纷纷侧目。结果沈巍走地一点情面都不留,摆明了是一点儿都不想理会赵云澜。


赵云澜没法,随手把球一扔,说了句“你们去打球吧,不用等我了”就跑了。然后一干路人就看见了,赵云澜追着沈巍跑过去,硬要跟人家勾肩搭背的场景。


被赵云澜理直气壮当面放鸽子的队友们:“……”


沈巍没想到自己紧赶慢赶,居然还是没躲过赵云澜。赵云澜此时此刻跟个超大号的双面贴一样贴在自己身上,他第四次不厌其烦的,把赵云澜的胳膊从自己肩膀上拿了下去。


“同学,学校校规规定,走在学校里不允许勾肩搭背。”沈巍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保持着原有的风度和赵云澜交流,“还有,我要去上课了,请你不要再跟着我了好吗?”


“叫什么同学,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叫赵云澜。”赵云澜排他性极强地自动屏蔽了沈巍的某两句话,爪子又不干不净地搭上了沈巍的肩膀,“你去上课?没关系,我陪你一起上啊!”


沈巍:“……”


沈巍无法,既不能硬把赵云澜甩开,又做不到开口把赵云澜赶走,于是只能低眉敛首的,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带着赵云澜坐到了他还从没坐过的教室角落。


大概是怕丢人。


赵云澜是什么人?是人精,自然是一眼就看穿了沈巍的那点小心思,趴在桌子上冲沈巍笑得没心没肺。


“这就怕丢人了?沈巍,带朋友来上课就这么丢人?你是不是第一次啊?”


赵云澜这人蔫坏嘴又贱,平时说话也没有遮拦,偏生又有一遇见美人就兴奋的毛病,因此此刻说起话来根本没去想过在教室里要压低音量。后果就是,往前好几排的声音都戛然而止,突如其来地陷入安静,安静到教室里甚至还能听见赵云澜的那句“你是不是第一次啊”的回声在回荡。


沈巍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立刻不管不顾地捂住了赵云澜的嘴,一张脸涨得通红,张嘴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愤恨地低声让赵云澜闭嘴。


“唔唔唔唔唔……”赵云澜好不容易把沈巍的手扒拉下来,松了口气,脸不知道是因为憋气还是什么,看起来也红彤彤的。不过好在赵云澜脸皮够厚,顶着一张大红脸还能继续聊骚,“都把我嘴给捂住了还想让我怎么闭嘴?哎呀,行啦,我给你道歉。刚刚是我说话没过大脑,我错了,别生我的气,行吗?”


沈巍此刻也觉得自己刚才贸然就捂住了赵云澜嘴的行为,实在是不怎么雅观。听见赵云澜这一套声情并茂状似真诚非凡的道歉,觉得自己要是再生气,也实在不是君子所为。他有心想为自己刚刚的行为也向赵云澜道个歉,结果下一秒,就看见了赵云澜扒拉着前一排同学的肩膀开始大放厥词。


“刚刚对不住啊,是我说错了,我必须澄清一下,沈巍不是第一次”


沈巍:“……”


前一排的同学:“?”


沈巍心想,自己刚才是怎么想的?居然觉得赵云澜是真心诚意地知错了?


赵云澜那张嘴叭嘚了半天,才发觉沈巍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跟前排的同学笑着道了个歉之后扭头去看沈巍,发现沈巍早已经开始面无表情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准备换个位置坐了。


“哎,不是,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赵云澜嘴里无比熟练地开始道歉,手上却强硬地拽着沈巍的胳膊,硬是让沈巍挣脱不开,“我再也不胡说了。来来,要上课了,其他地方也没好位置了,折腾什么?”


沈巍真是没想到赵云澜三言两语,居然最后又把错往自己身上推,好像真的是自己无理取闹似的。他挣开赵云澜死拽着自己胳膊的手,结果一低头就看到了赵云澜眨巴着眼睛,好像真的害怕自己生气一样,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那股熟悉的心悸的感觉又一下子涌了上来。


真是作孽了。


沈巍心里想。


赵云澜看着沈巍虽然面色不善,却还是听话地坐了下来,内心没忍住小小地雀跃了一下,当即就要张嘴夸他两句,结果被沈巍抢先一步开了口。


“你不许说话。”


赵云澜:“……”


不许赵云澜说话,就好像是不许知了在夏天叫春,不许公鸡早上打鸣一样违反了自然规律。赵云澜本来憋了一肚子彩虹屁,结果被沈巍一句话都给堵了回去,实在是怎么着都不得劲,在旁边跟猴子似的抓耳挠腮了好一会儿,直到教授夹着教案进了教室,他才不得不稍微安静了些。


沈巍一直低着头摆弄自己的课本和笔记,余光却总忍不住去偷看赵云澜,看见赵云澜把上课当成上刑一样,全然没了刚刚意气风发的模样,蔫了吧唧地趴在桌子上,手指戳弄一下这里又拨弄一下那里,活像是幼儿园里最让老师头疼的那种多动症的问题儿童。


沈巍却觉得这样的赵云澜莫名有点可爱——反正无论如何都要比那个非要跟别人讨论自己是不是第一次的赵云澜可爱——他们坐在角落靠近后窗的位置,赵云澜趴着的时候,一缕阳光从窗户缝里漏了进来,正好打在了他毛茸茸的后脑勺上。沈巍甚至能看见光线裹着赵云澜发尾一缕稍微翘起来的头发缠绵,那一瞬间,居然让沈巍生出了一股满足的感觉。


沈巍盯着赵云澜的后脑勺发起了呆,所以当赵云澜实在是忍受不了无聊,想小声跟沈巍说说话的时候,一转头就看见了沈巍专注地看着自己的眼睛。


他这双眼睛实在太犯规了。赵云澜心想,明明是自己抓住了他偷看自己,结果好像反而是自己的心跳得更快一点。


沈巍没想到被抓了现行,吓得居然一时间忘了先把头转回来,呆愣愣地跟赵云澜四目相接,大脑有点当机似的,眨了眨眼。


赵云澜努力保持着在沈巍的美颜暴击下最后的一丝清醒,还不忘撑着脑袋耍帅地对着沈巍挑了挑眉。


“看什么呢?”


沈巍被他一问,才终于反应过来,慌忙移开了视线,他先是慌里慌张地扶了扶眼镜,然后拿着笔开始认认真真地写起了笔记,一点儿没打算回答赵云澜的问题。


赵云澜看着沈巍一本正经的模样,配上红透了的耳尖,实在是没有忍住,趴在桌子上低声笑,烦得前排的同学回头看了他好几眼。


这也怪不得其他人忍受不了赵云澜的烦人,就连已经和赵云澜一起上了半年课的同班同学,也觉得理论课上的赵云澜只要不睡觉,那就绝对是个大祸害。


沈巍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却没去深思为什么赵云澜打扰了别人,反而是自己觉得抱歉。他小声跟前面的同学道了歉,然后颇为责怪地看了赵云澜一眼。


赵云澜被他瞪了一眼,老实了点,重新趴在桌子上无所事事。然后沈巍就眼见着赵云澜趴在桌子上没过五分钟,已经睡得不省人事了。


沈巍有点无奈,小心往赵云澜旁边靠了靠,挡住了老师看过来的视线。等老师转过头去继续开始讲课,他这才松口气,看着赵云澜,只觉得自己真是上了这辈子最累的一节课。


但是……


沈巍小声叹了口气,把笔记本上刚刚被自己写满了赵云澜名字的那一页翻了过去。


但是,他甘之如饴。


祝红和大庆他们一起讨论校庆的班级节目的时候,一群人不知道吵了多久,提出了多少种方案,又否定了多少种提议,最后都累得不行。祝红拿出手机点进了学校论坛,本来想找找以前校庆的案例能当个借鉴,结果一眼望过去,全是关于赵云澜和沈巍的八卦贴,往下拉了好几页还没有看见尽头。


祝红:“……”


其他同学显然也看到了学校论坛炸了锅一样的情况,纷纷拿起手机准备一探究竟。


“我天……”其中一个女生看着别人偷拍的,沈巍替赵云澜挡老师的照片,酝酿了半天,最后只能发出一句意味不明的感叹,“真……真好啊。”


祝红一听,立刻瞪了那个女生一眼。女生被祝红看得莫名心虚,磕磕绊绊地改了口。


“我是说,真好看啊……”


结果其他人看到了更劲爆的,招呼着他们都去看那个帖子。


【直播!】龙城警校双煞一起来上课了!


大家点开进去一看,扑面而来的咆哮体好像都有了具象化的威力一样,吓得众人好悬没有当下退出去。


“1L:我现在在综合楼703上我们大三的专业课!然后!!刚刚!!!看到我们班的高岭之花沈巍和大一的鬼见愁赵云澜!!!!一起走进来了!!!!!”


祝红:“……”


大庆:“完球了。”


祝红一听,立即转头看他,她记得平时大庆就和赵云澜走得近,于是干脆开口问他。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大庆心说我可不敢说,赶紧摇了摇头,“我乱说的,继续往下看帖子吧。”


一楼下有了好几十条回复,除了问什么情况的,几乎全都是一些目击者的附和:说什么的都有,什么他俩哥俩好的勾肩搭背进来了,什么赵云澜缠着沈巍但是沈巍脸色不好,更有甚者还有说他俩手牵手一起走进来的。


大庆兼一众直男:“……”


拉着帖子再往下看,就全都是楼主发的照片。楼主大概是正好坐在他俩的斜前方,借着自拍的角度,正好能看清两个人的表情。


“19L: 天哪我刚刚听到了什么?!赵云澜说沈巍是第一次!!沈巍脸通红!!!”


“29L: 赵云澜又跟其他人解释沈巍不是第一次!!沈巍还是脸通红!!!”


还附带了一张沈巍捂住赵云澜嘴的照片。沈巍大概正在低声说什么,从照片上看过去,好像是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咬耳朵似的。


一堆感叹号实在是太有冲击力,看帖子的只觉得耳边好像都充满了魔音灌耳的吼叫,当即划了过去,去看下面的内容。


“76L: 我不多说了,大家品品。”


下面是一张照片,沈巍扭头看着赵云澜,给了镜头一个侧脸,阳光打在脸上显得他脸部线条终于没了平常的凛冽,多了一丝柔和。他的视线向下,纤长的睫毛低垂,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而趴在桌子上的赵云澜也刚好看着沈巍,撑着脑袋笑得特别灿烂,嘴里大概正好在说些什么,嘴唇稍微撅起一点,泛着粉嫩的红色。没有滤镜,但是阳光正好,让人一眼看上去,倏然有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底下的评论一片鬼哭狼嚎。大多数都是在感叹什么美人怎么看都好看,什么鬼见愁虽然平时作妖,但也幸好有张脸,让人讨厌不起来之类的。剩下的都是刚刚说他俩关系不好的,现在正啪啪自扇耳光,一边打脸一边哭泣,“呜呜呜他俩关系太好了吧,我怎么就有这样的好(看)朋友!”


有一个人,微弱的,小声的,简短的发了一条评论。


“他俩……这不就是在打情骂俏吗?”


祝红:“?”


大庆os: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那条评论很快就被刷过去了,没多少人注意到。楼主还在发他俩的照片,不过看样子赵云澜已经睡着了,趴在桌子上只能看见他后脑勺上翘起来的头发。而沈巍也端端正正地听课,俨然又恢复了平时高岭之花的模样。


底下的评论还在迅速地刷屏,大家还想在看看说了什么,结果祝红一下子伸过手来,把整个论坛都给关了。


“别偷懒了,一个破帖子有什么好看的……我们节目还没定下呢!”


祝红平时就这个脾气,其他人倒觉得她这个反应很寻常,都关了手机收了起来,继续讨论校庆的事。只有大庆多看了两眼祝红,脸上写满了惨不忍睹。


赵云澜一觉醒来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没人了,课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外面天都昏暗了不少。他扭头一看,身边只有沈巍还坐着,低着头认认真真看书。沈巍被两人头顶上的灯光照着,更显得他皮肤白得发光似的,一双眼睛低垂着,眼珠黑沉沉的,赵云澜看着那双眼睛,心里又痒得不行。


“哎,沈巍,”沈巍正低头看书,就听到旁边赵云澜低声喊自己,心想他终于醒了,结果还没等他放下书转过头去,就听到了赵云澜的下一句话,“你说你为什么这么好看啊?”


沈巍:“……”


“哎哎哎,别别,我错了我错了——”赵云澜一把抓住一言不发收拾好东西就要走的沈巍,又死皮赖脸地黏了上去,“你要去哪儿啊?”


“回宿舍。”沈巍不能再简短地回答他,甚至还难得地回了句嘴,“怎么,这你也要跟着?”


“……”莫名被怼的赵云澜觉得自己很委屈,但又不能真的死皮赖脸跟着人家回宿舍去,于是只好干笑两声,“那我就……不去了,哈哈。”


沈巍听他这样说,点点头,简单道了句再见就转身走了,留下赵云澜一个人原地风中凌乱,连抬手说“拜拜”机会都没有。



从那之后,沈巍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能在各种地方偶遇到赵云澜。他也才慢慢了解,原来半年前在开学典礼上出风头的,居然也是赵云澜。


沈巍:“你就不能老实点吗?”


吃个饭还抖腿的赵云澜压根没觉得自己哪里又惹着沈巍了,但是赵云澜向来认错态度特别积极。本着认错积极,就是不改的原则,赵云澜很没有心理压力地连说了好几句“对不起”,说完继续抖着腿,去夹沈巍餐盘里的肉吃。


“……”


沈巍无法,叹了口气,把自己那份菜往赵云澜那边推了推。


“叹什么气啊,一天到晚的,”赵云澜一点儿没觉得沈巍叹气的源头就在自己身上,还腆着脸凑上去跟沈巍聊天,“哎,我跟你说,你不知道我们班今年选了什么节目上校庆……我天,惨不忍睹。”


说完还真的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沈巍看了好笑,心想人家讨论节目的时候你不是去打球就是跑来跟着我蹭课睡觉,还好意思批评人家的节目。但是他心里想归想,脸上还是捧场地露出好奇的表情,顺着他的话往下聊。


“怎么了?”


“他们要演反串版的白雪公主。我们班那个班花,叫什么来着?哦,祝红,她反串王子。”赵云澜一边说一边摇头,脸上却满是幸灾乐祸,“他们本来想让大庆反串公主,我说大庆那个身高只能去演小矮人,你说是不是?”


沈巍才不想跟他一起去编排别人,却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他看着赵云澜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心里软得不成样子,心里一瞬间觉得,要是两个人能一直这样,赵云澜要是一辈子都能这样对着自己笑就好了。


这个念头一出来,沈巍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赶紧低头喝了口粥掩饰自己的慌张。正好赵云澜手机响了起来,没注意到沈巍的不对劲。


“喂,干嘛呀,吃饭呢……”赵云澜接了电话,沈巍看他的反应,知道是他同学打来的,本来没怎么注意,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下一秒沈巍就听见赵云澜跟野驴打架一样一下子拔高了声音,引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你再说一遍?!你们疯了让我反串公主?!我去你——”


谢天谢地,对方机智地挂断了电话,阻止了赵云澜开始新一轮的怒吼和脏话。


沈巍忍着笑,尽量不去惹赵云澜生气,只是把那盘肉又往赵云澜那边推了推。


“先吃饭。”


“啊——”赵云澜捂着脸瘫在座位上,整个人都散发出生无可恋的气息,“天道好轮回啊……”


沈巍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整整有三四天没见过赵云澜了。


他们大一和大三本来不容易遇上,只是赵云澜后来总变着花样地在上课的路上,在打水的路上,在去操场的路上,在食堂里跟自己偶遇。一段时间下来,自己都已经习惯了看书的时候赵云澜睡觉,吃饭的时候赵云澜话痨,现在突然间没了赵云澜在旁边叽叽喳喳,自己竟然觉得有些不习惯。


沈巍不怎么用手机,一是不习惯,二是不喜欢,他除了学校班级下发什么消息的时候才会打开手机看两眼,平时连看时间都是只凭手表,手机活像是一块摆设。但是他今天特地把手机带了出来,心里甚至想着,赵云澜要是不来,或许还会给自己发个消息什么的。


结果一天过去,外面天都快黑了,手机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突如其来的失落感席卷了沈巍,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又有些沉甸甸的。


他打开手机,想给赵云澜发条消息问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结果戳开了信息,才反应过来赵云澜本来就没说一定要来找自己,自己更没有义务去质问他为什么不过来。这个认知让沈巍心里颤了颤,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铺天盖地地像浪潮一样把自己席卷,他几乎就要被这股感觉堵得心口窒息。


突然他手机“叮铃”一声,清脆的信息铃声一下子把沈巍的思绪给拽了回来。他有点手忙脚乱,笨拙地打开手机,发现来消息的不是赵云澜,而是大庆。


大庆发来了一张照片,看背景好像是在学校剧场,台下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好像是在排练的样子。台上挤了一群人,沈巍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看到最中间站了个鹤立鸡群的“公主”,好像知道大庆在拍照一样,对着镜头敷衍地伸了个剪刀手,脸上是沈巍熟悉的那个惨不忍睹的表情。


紧接着大庆又发来了一句话。


“赵云澜最近排练脱不开身,让我跟你报告一声,还有让你千万别来学校剧院,看看这张照片就够了。”


沈巍翻来覆去地看着那句话,又看了看赵云澜对着镜头苦着脸比“耶”的样子,刚刚心里那股子郁结气,一下子消失殆尽了。


真幼稚,沈巍心说,赵云澜怎么这么幼稚?


自己没时间,就让大庆跟自己解释为什么不来找自己,怕自己去看到他丢脸的样子,就专门拍张照片给自己看。


世界上怎么会有赵云澜这样,赤条条的磊落,坦荡荡的真诚,用一颗真心对待自己的人?


沈巍抿着唇笑笑,心想,这样一来,自己就算是栽在了赵云澜身上,也是心甘情愿的。



标签: 剧版镇魂巍澜
评论(32)
热度(1375)
< >
色情与暴力之外
< >
© 老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