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野

【巍澜】无间双龙(警察巍×卧底澜)05

      *警察巍×卧底澜

      *(现在的面面让我高攀不起,未来的面面我就爱答不理)


 

看见大庆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情报组的那群大龄妇女,一下子都散发出了妈妈般关爱的眼神。


情报组以鸦青为首,她手下的人,也大多是跟她自己一样,雷厉风行的女人。在外面是大名鼎鼎外号“乌鸦”的情报组,在内,其实不过是一群母爱泛滥的老女人聚集地罢了。当一群老女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八卦的天性让她们对情报的搜集有得天独厚的能力,同时,对小孩子的热爱,也达到了一个巅峰。


沈巍常来情报组,虽然他绝对算不上是小孩子,也总板着个脸,但好在眉眼如画,长得实在是好看,因此在情报组还算受欢迎。但大庆每次来情报组,就跟羊进了狼窝一样,任凭他自己怎么解释“我只是长得青春无敌、活力四射,实际上年纪也不小了”也没人理会,每次都让人觉得有种,大庆一进情报组,就是被薅社会主义羊毛的错觉。


大庆眼下有想从她们嘴里知道的情报,第一次觉得,长得年轻这回事,居然还给自己派上了用场。


“大庆?怎么想起来楼上串门啦?”


“我来找鸦青组长。”大庆眼珠子一转,就笑着凑上去了,一脸天真无邪,那一副做派活像是赵云澜附身似的,“好姐姐,高队长让我来干吃力不讨好的活,我有点害怕。”


一群老女人被一声“好姐姐”喊得眉开眼笑,当即就笑了出声。


“你少油嘴滑舌。我们组长犯什么错误,让高队长批评了?”


“她不是上午让我们组长去帮她抓个人么,就那个,烛九……”大庆一边说一边观察她们的神情。看着她们一个个的神色没怎么变还专心听着,就知道这事果然一般人都没有告知。这么一想,他一下子直起了身子,夹着档案就往组长办公室走了过去,“算了算了,我还是亲自去和鸦组长说去吧。”


鸦青看见大庆来找自己的时候,其实也是吃了一惊的。她大概猜出了是因为上午的情报,但她觉得只是简简单单抓个人罢了,沈巍又没受伤,她属实猜不出来还能是因为是什么。


“这是对烛九的审讯报告……”大庆把手里的档案递给了鸦青,特意一字一顿地咬重了发音,“他什么也没说。鸦青组长,你这是虚假情报啊,溜着我们重案组玩呢?”


“怎么可能?”鸦青接过来看了看,表情却是实打实的不敢置信,“烛九最近不是傍上了大生意洗钱么……”


大庆紧盯着鸦青的神情,一点儿微表情都不放过。


“什么大生意?”


“不清楚。关于烛九的情报倒是好搜集,就是一洗钱的,但是……”鸦青看了两眼审讯报告,叹了口气,大概也是真的被这事烦得不行,“但是只要一涉及到跟他交易的那个人,消息就真假难辨,只能知道大概是个犯罪团伙的人。”


大庆心说你这说了跟没说一点儿区别都没有,但是好在知道了烛九是洗钱的。大庆猜,赵云澜跟烛九凑一起八成也是因为这些勾当了。


他虽然气得咬牙切齿,但也觉得谋财总要比害命强一点。


“行了,那就这样吧。”大庆点点头,转身刚要走,突然想起了还有件事没说,“哦,对了,高队长让你写份检讨,明天交给他。”


“啊?!搞什么?”鸦青这次是真的奇了怪了,都没了平常一贯的稳重,“可是烛九这个人,最开始就是高队长让我盯着的啊!”


大庆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但是那个想法转瞬即逝,他一下子没有抓住。那个念头就过去了,但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他有预感,这件事情绝对不是简简单单地抓错。


大庆脸上没显露出什么,点了点头从鸦青的办公室出来了。他在等电梯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会不会,从让鸦青关注烛九,到让沈巍去抓烛九,这一切都是高劲风布好的局?


他是为什么要让重案组和情报组的组长都牵扯进这个案子呢?他是为了试探什么?还是为了别的东西?


并且……赵云澜在这个案子里,又是什么身份?


大庆急吼吼地下了楼,刚一进重案组外面的前台登记处,就看见了原本应该汪徵坐的位子上,坐了刚来不久的实习生,郭长城。


“小郭?你怎么在这儿?”大庆记得郭长城是跟着祝红出去溜了一圈,熟悉办案流程去了,“祝红呢,她回来了没?”


“汪徵姐说她男朋友有点事,就先走了,要我替她的班……”小郭平时看起来就唯唯诺诺的,说话也跟蚊子哼哼一样,实在是让大庆搞不懂他是为什么来当警察。幸好大庆看起来没有其他人那样,不是凶神恶煞就是冷冰冰的,所以小郭跟他说起话来,还算得上自在,“祝……祝红姐也回来了,正在里……”


“……面呢。”


可怜郭长城一句话还没说完,大庆就已经从他眼前面快步走过去了。也怪不得大庆性子急,这个小郭说话实在是太慢,又磕磕绊绊的,大庆早就等不及了。


大庆一进去就直奔了审讯室,可惜赵云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跟烛九一起放走了,审讯室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大庆虽然做好了自己可能会见不到赵云澜的准备,可是当真错过了的时候,还是被气了个半死。


大庆从审讯室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刚好看到了沈巍从外面回来。沈巍的脸色比最开始自己在审讯室外看到的样子好了很多。大庆看着他,心想,难道赵云澜真的只是单纯地和烛九有生意往来么?


可是如果只是这样,高劲风为什么又拦着自己,不想让自己见到赵云澜?


大庆干脆拦住了沈巍,想开口问他。结果“赵云澜”三个字刚说出口,祝红拿着一沓资料从旁边走过去,一瞬间眼神就扫了过来。


“烛九背后牵扯了一个大案子,队长想放长线钓大鱼,所以现在还不能抓他,你还想问什么?”


沈巍率先开了口,大庆看他绝口不提赵云澜,知道自己要是在这里跟他提赵云澜的事,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于是他干脆利落地闭了嘴,只提了提刚刚从鸦青那里听说的关于烛九的情报,等看着祝红脸色不霁地走远了,才又小声提了一下鸦青说的,是高队长让鸦青关注烛九的事。


“高队长什么意思?为什么钓着你跟鸦青玩?”大庆看着沈巍,眼神里全是探究,“他跟你说什么了?”


“……”沈巍听了大庆的话,脸色没怎么变,只是摇了摇头,“没什么,都是关于案子的事,大概高队长自有打算吧。”


沈巍话说得滴水不漏,大庆真觉得自己是在夹缝中生长,最后无话可说,憋了一肚子气,气冲冲地回了自己办公室琢磨去了。


沈巍看大庆走了,才不露声色地叹了口气,抿着唇往自己的办公室走。


他知道大庆肯定不会罢休,大庆一天见不到赵云澜,不知道赵云澜的情况,就算自己瞒着他,那他也会自己想尽办法去查清楚。这一点,沈巍无比地清楚自己这个副组的性格。


只是,如果大庆真的知道了赵云澜的身份,情况就会比现在好吗?


不会。


知道赵云澜身份的人越少,赵云澜才越安全。


事关赵云澜的性命安全,沈巍一个人都信不过。就连高劲风,也不过只是把赵云澜当作一颗重要的棋子罢了,就跟前几天死去的那个警察一样,很重要,但不是被放在心尖上的重要。那个警察死了,高劲风还能冷静地把事态压下去,甚至连葬礼都可以办得分外简略,可是那个警察的家人呢?


如果……当时牺牲的不是那个警察,而是赵云澜呢?


沈巍不敢想。


就像是七年前他没去想过赵云澜离开自己这个选项,但是那一次让自己成长蜕变,让自己变得更强,最后不过是想能找回赵云澜罢了。可是如果一旦赵云澜人都没了,他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沈巍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才终于卸下了全身力气,腿脚甚至有些发软地坐到了椅子上。


他一想起刚刚赵云澜看着自己,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他又亲眼看着赵云澜对自己摆摆手,插着裤兜离开的背影,就像是一句迟到了七年的再见。而他甚至还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还要延续多久,但只是这样,只是一个背影,就已经让自己觉得难以忍受了。


沈巍当时从自己办公室里出来,走到审讯室门口,才发现自己连双手都是颤抖的。


他推门进去的一瞬间,就听到了赵云澜的一声低笑,没了在酒吧时候的阴沉讥讽,好像他还是他,还是七年前坦荡磊落的,站在学校最大的那棵梧桐树下,印着阳光斑驳的影子,朝着自己笑得没心没肺的赵云澜。


“高劲风都跟你说了?”


沈巍走到赵云澜面前坐下,这才发现其实赵云澜变了很多,褪去了七年前的一分懵懂,两分青涩,那张脸还是赵云澜,又好像不再是赵云澜。他的眼睛还是亮闪闪的,可是藏不住眼下乌青的黑眼圈,他的头发也不跟以前一样有股蓬松的张扬劲,而是潦草地胡乱耷拉着,甚至有几缕过长的刘海挡住了眼睛。沈巍觉得以赵云澜的脾气,肯定不会注意自己的饮食作息,肯定只有累得不行才闭闭眼,吃也是有一顿没一顿的,不然为什么本来就瘦削的脸,现在几乎都要凹陷进去了。


可是沈巍又想,每天活在枪口刀刃上的人,命都拴不牢,哪里还顾得着吃好喝好?


沈巍心里一阵泛酸,再开口时,语气就软了不少。


“队长都跟我说了,你……”沈巍的声音越发轻柔,好像是想在这冰冷难捱的现实里用这点唯一的温柔将赵云澜包裹起来一样小心翼翼,“你还好吗?”


“挺好的,你这问的是什么话,这不正亲眼看着呢吗?”吊儿郎当,嬉皮笑脸八个字大概是刻在了赵云澜的骨子里。沈巍甚至都怀疑赵云澜是不是带了一张只会对着自己笑的面具在脸上,“我能有什么事?”


就你的事最多。沈巍心想,以前好在只是小错不断大错不犯,如今真是把自己卷进了天大的案子里,不知道多少人的性命就牵扯在这样一个人身上。


沈巍的整颗心,整个人,又何尝不是也被赵云澜拴得牢牢的?


“你跟烛九一起被抓进来,不一起出去的话,夜尊会不会怀疑你?”


“不会,夜尊最近只想把那个卧底给揪出来,我一进警察局,正好洗清嫌疑……先放烛九走,就说查出了我一点小事,他才不会怀疑。”赵云澜靠着椅背,虽然笑着却掩盖不住脸上的疲惫,大概最近是被夜尊给逼紧了,才想了这么个损招出来,“我们本来跟烛九就不是一伙儿人……哎,你们要不要打我几拳,好歹让我挂点彩,回去更有说服力——哎,我就说说,你别真打啊!”


赵云澜其实再见沈巍,心里也有点没底,这事搁在谁身上都觉得心虚。赵云澜虽然当时答应当卧底的时候豪情万丈,心里却也确确实实是考虑过沈巍的。但他年少气盛,20岁的候补警察正好一腔热血,并不觉得到高劲风说的“危险”、“需要长时间潜伏”究竟需要何种的负重前行,他当时甚至还以为等自己卧底回来,还能继续上完他的警校,再去履行和沈巍的约定。


只是没想到,他这一演就是七年,演到龙城警校的毕业生墙上,甚至都没有了赵云澜的名字。


但他不曾后悔过,自己选择的路,再苦再累,他赵云澜敢做敢当,就一定会走下去。可是他不敢想沈巍,更不敢去想沈巍的感受,他既然做不到感同身受,那必然再见到沈巍的时候,只能用违心的笑容掩盖过自己的歉意。


只是没想到沈巍也变了许多,他本来还以为沈巍怎么着也要先把自己揍一顿再说,到时候自己不还手,就受着,等被夜尊问起来还可以说是被人民警察给揍了。结果沈巍比以前隐忍克制得多了,温声细语的,好像赵云澜才是那个被人丢下一走就是七年音讯全无的人。


赵云澜那个嘴贱的毛病此刻又发作起来,没心没肺地建议沈巍揍自己一顿。原以为以沈巍现在的性子,顶了天也不会训斥自己一句,没想到沈巍真的一下子探过身子来,揪住了自己的领子,活像是下一秒就要把赵云澜当成沙袋狠狠捶两拳才能出气一样。


赵云澜:“……”


“哎,干嘛呢,你这真是……”赵云澜许久不读书,也跟那些混子处的久了,眼下想找出个词来形容沈巍却做不到,搜肠刮肚,最后居然只能说出一句,“真是男人心,海底针,我是越发捉摸不透了。”


沈巍全然不理会赵云澜故作轻松的玩笑话,依旧是揪着他的领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赵云澜,咬牙切齿地,几乎是把字从牙缝里逼出来的一样。


“什么你们我们,赵云澜,你是个警察,你跟谁是我们?”


“你还要回哪儿去?我都没有问你,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倒要告诉我你那是回去?!”


“赵云澜,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个警察?你……你究竟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沈巍知道赵云澜待在黑帮的时间久了,说不受影响肯定是不可能的。他可以忍受赵云澜插科打诨,但他绝对受不了赵云澜把自己和黑帮混为一谈。


赵云澜被揪着领子,被沈巍吼得有点脑筋转不过弯来。愣了两秒,看着沈巍薄怒的脸,眨了两下眼睛才反应过来,心里居然一时间,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我……那啥,说惯了么不是,以后一定注意,别生气了啊……”


明显是底气不足道歉来凑。


沈巍最知道赵云澜是个什么货色,心里发狠,手上越发用劲,薄唇抿成紧绷的一条直线,活脱脱一副活阎王的模样。


“哎,行了行了,勒死我了……沈巍?沈巍!”


沈巍被他喊了两嗓子,才气冲冲地放开了赵云澜。赵云澜冷不丁被松开,背一下子撞上了后面的钢条椅背,瞬间疼得龇牙咧嘴,捂着脊梁开始哼哼。


沈巍吓了一跳,他知道刚刚自己在气头上力气大了些,却没想到会伤到赵云澜。他又想起赵云澜瘦的几乎只剩一把骨头的身材,这下是真的慌了起来,站起来就想去撩开赵云澜的衣服看看。


“疼不疼?有没有伤到那儿……我……我不是故意的,你……”


“哎,行啦,没事,逗你玩呢。”赵云澜没想到沈巍直接来掀衣服,被他吓了一跳,死命捂住了不给看,脸上却装模作样的一点其他意思都看不出来,“干嘛呀,沈组长,你以前审犯人也掀人家衣服?”


沈巍有心去看他身上有没有受伤,却没想到赵云澜来这么一出,气得当下摔了衣服站在那儿瞪着赵云澜,一张脸上顿时涨得通红,嘴上却格外严厉。


“赵云澜!”


“到!”


沈巍:“……”


赵云澜嘿嘿笑了两声。


“多大点儿事啊,走了走了,回……那儿去还有事呢。”


说完把手一伸,把手铐亮在了沈巍眼皮子底下。


“解开吧。”


沈巍拿出钥匙,拉着他的手解开了手铐,手铐解开了,却不想松开手了。他有太久没触碰过赵云澜,就像这七年他每次梦见赵云澜的时候,都不愿意醒过来。


赵云澜显然是知道沈巍在想什么,他更知道这事终归是自己对不起他。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赵云澜任他拉着,一直到外面有人敲门,说烛九已经按照说好的放走了,沈巍还是没有放手的意思。


“我还以为你是变得更成熟了,没想到是这么会撒娇了。”赵云澜无法,只能晃了晃手,看沈巍不情不愿地松开手,咧开嘴笑了笑,“行了,送我出去吧。”


沈巍最后看了一眼赵云澜,打开了门率先走了出去,赵云澜跟在他后面,走了后门的紧急通道。


“祝红和大庆都回来了?”


不然怎么说赵云澜是人精,沈巍一点儿都瞒不过赵云澜。


“嗯,”沈巍点点头,没一会儿又想解释,“我不是怕他们看见你,我是但是你的身份……”


“我知道,没说别的。”赵云澜笑笑,正好到了楼梯口,他快走了几步,越过了沈巍一脚踩到了楼梯上,回头看着沈巍,“就到这儿吧,我自己回去,不惹眼。”


沈巍没说话,只看着他,好像是要把过去的分量都补够,又好像是要把未来的分量都预支。


赵云澜又对他笑了笑,转身下了楼,一手插着兜,一手举起来潇洒地挥了挥。


都这时候了还不忘耍帅。


沈巍在心里骂了他几句,却舍不得移开眼。


这才是赵云澜,不需要别人同情和安慰的,顶天立地赵云澜。


赵云澜回到他们那个窝点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那个街区乱得很,一到晚上就吵吵嚷嚷,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


“哟,老赵,这么晚回来,上哪儿玩去了?”


“去局子里逛了一圈,”赵云澜嘻嘻哈哈地跟他们闹了一通,明面装作不经意似的问了句,“老大呢?”


“刚刚还找你呢。”那人平日里跟赵云澜走得近,喜欢赵云澜那个洒脱的性子,于是往楼上指了指,小声提醒他,“看样子今天心情不好,你注意一下。”


“行,谢啦,明天请你喝酒去。”


赵云澜拍了拍他,转身拢了外套踩着楼梯上去。走到最里面那扇门前,深呼吸了一口,敲了敲门。


“进来。”


里面传出来了一个男人阴恻恻的声音。


赵云澜推门进去,迎面就甩过来了一个什么东西,赵云澜下意识想躲过去,但还是忍住了。那东西不偏不倚,刚好砸在了赵云澜头上,砰地一声,赵云澜瞬间觉得自己脑仁几乎都要被砸出来了,东西掉在地上,又是一声巨响。赵云澜这才看见是男人桌子上的烟灰缸,他感觉自己头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赵云澜抹了一把,流了一手的血。


赵云澜在心里骂了一句娘,脸上却不动声色,蹲下去把烟灰缸捡了起来放回了男人桌子上。然后就双手交握,老老实实地站在桌子前面不动了。


男人上下打量着赵云澜,眼神分外毒辣,最后看着赵云澜低眉敛首,头上还不住的有血迹往下淌,整个脸都被染成了红色的样子,才勉强放松了神色。


“今天怎么回事?”


“今天本来是想抓烛九,不知道谁漏了风声,结果把我也带进去了。”赵云澜一本正经地汇报,语气极其自然,像是在公司里对经理汇报销售额的员工,“但是只查出了我以前做混混打架的事,别的没查出来,所以才把我放了。至于烛九,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他放出来了么?”


“早放了。烛九那张嘴,哼。”男人早在烛九放出来之后就和他联系上了,眼下看两个人的说法一致,这下彻底放松了下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手绢,扔给了赵云澜,“擦擦吧。”


“谢谢老大。”


赵云澜接过来,胡乱在脸上抹了抹,然后随手就把手绢给揣到了兜里,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提了一句。


“不知道是谁把我跟烛九见面的消息漏出去的,害得我平白无故进去了一趟……”


男人脸色瞬间又阴沉下来,大概也是想起了那个让人头疼的卧底。


“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明天没事就休息吧。”


赵云澜没再说话,点了点头就退出去了,还贴心地小声替他掩上了门。


等下了楼,赵云澜才赶紧翻箱倒柜地找出了一小卷不怎么干净的绷带,没酒精,他干脆从一地瓶瓶罐罐里拿了瓶没开封的二锅头出来,一下子浇在了脑门上。


“嘶……”


赵云澜疼得想吱哇乱叫,只能死命咬住嘴唇,闭着眼,怕酒精流到眼里,可又不知道自己伤口在哪儿,干脆把自己外套脱了,胡乱擦了擦脸,这才能睁开眼睛,找了块不知道被谁打碎了掉在地上的玻璃照着,自己绑好了绷带。


等收拾好了,赵云澜才发现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苦笑一声,把里面湿透了的T恤脱了,找了个沙发歪进去了。


他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心想,沈巍肯定想不到自己说的回来还有事,是哪个有事。


不过,他又心想,也幸亏没人知道。



标签: 剧版镇魂巍澜
评论(58)
热度(1405)
< >
色情与暴力之外
< >
© 老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