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野

【巍澜】无间双龙(警察巍×卧底澜)06

     *警察巍×卧底澜

     *单数章节现在时间线

      双数章节过去时间线



【七年前的龙城警校】


很快就到了校庆。


沈巍真的很信守承诺,在赵云澜正式登场演出前,一次也没有去过剧院“探班”过他。


对此,赵云澜表示真的很不解。


“我跟他说不要来了,他就真的不来了?”


直男大庆表示更不解。


“不是你不让他来的吗?”


饶是慧眼如炬如大庆,也是搞不懂赵云澜的心思。


但是好在赵云澜善于自我排解,他排练了一整个星期,被喊成“公主殿下”一百零八次,内心早就坚强如钢铁。见沈巍真的没有来,心想,不来也好,好在见不到自己这么丢人的样子。


然后,他就在校庆当天的会场,第一排,见到了沈巍。


“你……你怎么来了?!”


“我拜托一个学弟带我进来的……”沈巍没想到赵云澜是这个反应,一下子慌了神,以为是自己做错了给赵云澜添了麻烦,当下就要站起来就想走出会场,“对不起,我本来是想来看你演出,我……我这就出去……”


“出哪去?坐下!”赵云澜无奈,只能故作凶神恶煞地一把把人拉住,重新按到了座位上,自己也大喇喇地坐到了旁边,“这位子不错,第一排中间,不过你们大三学生不是没有必要参加校庆了么,你哪来的票?”


“一个学弟给我的。”沈巍见赵云澜不是真的生气,松了口气,笑着给赵云澜低声解释,“我本来想要最中间的位置,那里视线更好,但是好像有警局的领导来视察,顺便参观一下校庆,所以我只能跟他买到这个位置。”


“……”本来想给沈巍下套,自己好调戏一下沈巍,问他为什么会有学弟给他献殷勤的赵云澜,计划落了空,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是应该先因为沈巍对自己的这份心意而开心,还是应该先告诉沈巍这个演出票是免费的,沈巍要是想要,自己可以给他搞来一沓比较合适。他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珍惜沈巍难得甜蜜,把这事给翻过去了,“那这个学弟真是……雷锋心肠。”


沈巍笑了笑,没有说话,看着赵云澜还是穿着一身平时穿的制服,忽然皱了皱眉。


“你怎么还不去换衣服?”


“换什么衣服?”


“演出服啊。”沈巍提醒他,“你不是要演出么,反串公主……”


“干嘛呀,沈巍同学,沈巍学长?”赵云澜坏得不行,存了心非要捉弄沈巍不可,故意装作一副良家妇男的模样惊呼,“你还真想看我穿裙子?太变态了吧?”


沈巍想说你给我发的照片里明明就是穿着裙子的,可是偏生又觉得这话实在是有点难以启齿,说出来奇怪得很,最后只能涨红了脸,扭回头去,不看赵云澜了。


“我跟你开玩笑呢,别生气别生气。”赵云澜真是对沈巍这种表面上看起来冷酷无情,但动辄脸红的性格喜欢得不得了,总是忍不住想多逗逗他。不过看沈巍真的扭回头去,盯着还没有布置的光秃秃的舞台盯得入迷都不看自己,赵云澜非常见风使舵地认了错,“我一会儿就去换。你来得太早了,我们节目在中间,我陪你多坐一会儿。”


赵云澜这人,大概不怎么适合立flag。刚说完,一个女生就走了过来,手里捏了一张票,看了看沈巍,又看了看票,脸红了,再看了看赵云澜,皱起了眉。


“同学,”女生老实不客气地把票怼到了赵云澜眼前边,硕大的座号大概是奔着闪瞎赵云澜的眼去的,“这是我的位置,你能让一下吗?”


“小心!”


沈巍却下意识拉了一把赵云澜,把赵云澜往自己这边拉了过来,另一只手把女生的手挡了一下,没让女生把票放到赵云澜眼前。


赵云澜:“……”


女生:“……”


“哈哈,那啥,正好我要去后边了,对不住啊,刚刚跟我朋友聊了会儿天,你坐吧。”赵云澜好脾气地站起来,给女生让了座,然后对着沈巍笑得一派云淡风轻,“多大点事,我能有那么娇气吗……行了,我去准备了,演出结束之后等着我啊!”


沈巍没说话,大概还沉浸在对刚刚自己一时冲动地懊恼当中。沉浸到一半突然觉得自己没给赵云澜回复实在是大事不妙,他急吼吼地抬起头,刚想说句什么,果不其然又听到了赵云澜那声带有熟悉戏谑感的“么么哒”。


沈巍:“……”


赵云澜笑得奸贼,小跑到了后台入口,又回头冲着沈巍做了个鬼脸,扭头钻进了门里。


沈巍无奈,坐在座位上绷了半天的脸,还是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旁边的女生内心os:我为什么要坐在这儿?


赵云澜去了后台,刚想趁着兵荒马乱偷偷摸摸进化妆室,没想到还是被穿了一身骑士服的祝红逮了个正着。


“赵云澜!你又跑哪儿去了?”祝红跟他排练了一整个星期,终于跟赵云澜熟了起来,此刻一步上前就拎住了赵云澜的耳朵,“你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知道,一会就演出了,放开放开,哪有你这样拉公主耳朵的王子?”可怜赵云澜被拉耳朵还要配合地半蹲着身子。等祝红放开自己,他一个箭步就跳远了三米,一边找自己的衣服一边嘴贱,“我说祝红,你不会是给我安了定位器吧,怎么每次都能抓住我?”


“谁……谁让你自己乱跑的……你还好意思说!”


祝红怎么回答都不是,被赵云澜气得不行,当即甩了袖子就走出了化妆室。


赵云澜乐得清静,扒拉出了自己的衣服,又从屋里角落的沙发上扒拉出了听墙角的大庆,让他帮忙给自己换那身难穿的要死的公主裙。


听墙角被抓的大庆,莫名心虚,只能违心地夸奖了一下赵云澜。


“……真好看。”


“你指什么?”赵云澜穿好衣服,又一脸嫌弃地找出假发给自己带上,“我被拉耳朵好看还是我穿裙子好看?”


“……”大庆因为赵云澜的一句话从公主降到了小矮人,虽然他也真心觉得演公主才是真的坑,但还是在心里给赵云澜记了一笔,现在逮住机会就想冷嘲热讽一通,此刻听赵云澜自己撞上来,笑得一脸真诚,“都好看!”


赵云澜才懒得理他,换好了衣服就走出了化妆室,他一点儿妆都没化,打眼一看活脱脱就是个女装大佬。他们班的其他演员一看见赵云澜出来,差点笑得背过气去。


“赵云澜!你知不知道今天有领导来看我们校庆?!”


“知道啊。”赵云澜很不理解为什么祝红总对自己这么咬牙切齿,更何况他一点儿都猜不出来领导来看校庆和祝红对自己发火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跟我有什么很大的关系吗?”


“……”


祝红忍无可忍,把某些方面过分直男的赵云澜拉进了化妆室,亲自上手操刀,给赵云澜化了一层淡妆。


赵云澜心里委屈。这着实不能怪他不愿配合,他心想自己一个堂堂一米八多的男子汉,演公主穿裙子戴假发就算了,居然还要化妆,真是为演艺事业献身,一点底线都不能坚持。


更何况,现在沈巍还在外面看着……


赵云澜内心死亡一万次,感觉自己在沈巍心里的大男人形象可能要打一点折扣了。


赵云澜他们班的节目排在了第八,前面的节目沈巍看得也很认真,每一次上场谢幕都配合地鼓了掌。等到第七个节目结束,报幕员上来,宣布下一个节目是大一刑侦专业一班的反串版《白雪公主》的时候,沈巍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目不转睛地注视舞台。


赵云澜出场的时候,全场爆发出了当晚最火爆的掌声笑声和口哨声。赵云澜心如死灰,一边想象着明天论坛上自己的女装照,一边捏着嗓子背台词,甚至想当场即兴表演一个原地自杀。


沈巍在台下看着赵云澜,眼睛亮晶晶的。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赵云澜这个模样——大庆给他发来的照片很模糊,大概是站在很远地方拍的,自己甚至只能勉强看清赵云澜的表情——赵云澜平日里乱糟糟的头发全部收了起来,带上了柔顺的黑色假发,脸上大概是被抹了点胭脂水粉,在柔白的灯光下显得没了以前的张扬,好像带了一丝平日的赵云澜没有的阴柔。沈巍看着赵云澜,心想他肯定还抹了口红,不然为什么看起来比平常还要红一些,就像……是被人狠狠地亲过一样。


沈巍双眼紧紧地盯住赵云澜,盯着他的眼睛,盯着他的脸,盯着他袒露的雪白脖颈和被繁复的裙子收起来的纤细腰肢,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沈巍:“……”


沈巍反应过来不禁有点脸红,想低下头平复一下脸上的燥热,却又舍不得移开眼,只能顶着一张红脸继续看下去。


“还不错吧?”


沈巍旁边坐了两个中年男子,大概就是那个学弟说的警局领导,一副落拓的长相,颇具威严。沈巍不知道为什么跟自己搭话,但是不回复好像实在有点不礼貌,于是只好点了点头。


“这小子……”那个男人看着台上虽然一脸悔不当初,但仍然念着蹩脚的台词,尖着嗓子演戏的赵云澜,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一点儿正经警察的样子都没有。”


沈巍深以为然,但是这话自己说可以,被其他人说出口总觉得不是滋味,更何况还是被警局的领导这样评价,那不就相当于日后把赵云澜拒之门外了么?


沈巍突然想起了自己不久之后的实习,以自己的成绩,已经定好了去龙城警校,只是担心赵云澜……


沈巍想起赵云澜让人头疼的理论课成绩,忍不住叹了口气。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男人看了一眼沈巍,好像对他也很有兴趣似的上下打量了几眼,“你上几年级?”


“沈巍,刑侦专业三年级学生。这个学期结束就去龙城公安局实习,档案已经交上去了。”


“原来已经入档案了……”


男人点了点头,不知道是感叹还是什么的语气,沈巍没有听懂。


沈巍一板一眼地回答了男人,眼神却不住地往台上瞟。好在男人说完之后也没继续跟他聊天,只是偏过头跟他那边的另一个男人说了句什么,沈巍没听清,只大概听到了一句模糊的“不合适”。


台上赵云澜的节目将近结束,公主按照剧情吃了毒苹果倒地不起,王子骑着白马到来,对着公主开始深情的告白。


祝红一头短发全部撩了上去,女孩子精致的脸配上骑士服,居然真的有那么一丝英气在里面。饶是沈巍也觉得,祝红确实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这么一想,他才想起了不久前赵云澜还跟自己提起过,这是他们班的班花。


然后沈巍就听到自己后面有几个女生窃窃私语,小声讨论赵云澜和祝红究竟是不是一对儿。


“长得都很好看啊,郎才女貌……”其中一个女生振振有词,说得颇有些道理,“不然没在一起为什么要一起反串演情侣?”


“一起演个戏就是在一起了?”另一个女生也是极其地不服,但是她的理由差点让沈巍笑出声来,“赵云澜还成天和沈巍混在一起呢,我还说他俩不是情侣干嘛天天腻歪在一起呢?”


沈巍想笑,旁边的男人大概也听到了后面的讨论,看了一眼沈巍,又跟他聊了起来。


“你跟云……赵云澜挺熟的?”


沈巍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总对赵云澜这么感兴趣,但是感兴趣总要比讨厌强一点,于是他老老实实的回答,甚至还给赵云澜美化了几句。


“他是我的学弟,我们两个……有时候一起上课,他愿意来听大三的课程,很……”沈巍实在是心虚,更没有当着人家的面说谎的经历,几句话说下来磕磕绊绊不说,还忍不住红了脸,“他很……很上进。”


“就他?”


男人笑了笑,没再说下去。沈巍却觉得自己好像是被看穿了一眼,背上都有些发毛了。


台上生无可恋的公主终于被救活,结局是老掉牙的皆大欢喜,公主王子还有其他演员手牵着手一起谢幕,终于观众席上的灯也被打开,不再那么昏暗。赵云澜笑得龇牙咧嘴,第一个抬头看向了沈巍的方向。


沈巍也笑着冲他鼓掌,白雪公主的故事虽然老套,但是胜在经典,还有祝红和赵云澜的反串,一时间下面的掌声如雷霆,经久不息。


赵云澜一嘚瑟就忍不住作妖的性子又开始躁动,他低头吹了吹挂在领子上的麦,发现还有声音,于是就地开始了一番即兴的结束感言。


已经一只脚迈上了舞台的报幕员:“……”


“很感谢同学们的支持,我们感觉很荣幸。”赵云澜好像是把获奖感言提前说了出来一样,把后台下一个节目即将上场的班级给气了个半死,“在这里,我们首先感谢我们的祝红同学,她兢兢业业为我们改编了剧本,领着我们排练。然后需要感谢的,就是我们的一干演员,每天生活在红姐的荼毒之下,仍然没有放弃对生活的希望,积极排练。最后,是我个人最要感谢的一个人,他就是……”


赵云澜把手伸向了沈巍,脸都快笑裂了似的,舞台上耀眼的灯光照在赵云澜身上,显得他眼窝更深,鼻梁更挺,嘴唇更红,一瞬间让沈巍觉得他在发光,甚至觉得赵云澜好像天生就该这么引人注意一样。


“他就是我们龙城大学的牌面,沈巍同学!”赵云澜大概是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导致头脑都不清醒了,不管不顾地又开始大放厥词,“多亏了沈巍同学的貌美如……唔唔——”


谢天谢地,沈巍虽然有猪一样的队友赵云澜,好在赵云澜还有神一样的队友大庆,他一个高跳捂住了赵云澜的嘴。一群人就这样对赵云澜又拉又拽又拖地,乱哄哄地下了台。


沈巍:“……”


沈巍如坐针毡,只觉得锋芒在背。他第一次这么不想被人盯着看。


至于演出结束之前的投票,果然不出人意料的,赵云澜因为一人独领风骚,导致选票泰山倒塌一样地朝他们班倾斜,最后一骑绝尘,拨得头筹。


颁奖的时候,刑侦一班所有的演员非常默契地后退了一步,把赵云澜给显了出来。


赵云澜没皮没脸,反正都已经把那身公主服给换了下来,他又是那个厚脸皮的赵云澜,他大大方方地站在最前面领了奖,还冲着台下的沈巍笑了笑。大概是没了刚才的激动,这才看见了沈巍旁边的人。


沈巍只看他变了脸色,刚刚还笑着的表情一下子垮了下来,说不出的厌恶一下子全部显露在了脸上,大概他还想当场跳下舞台,刚往前走了几步,幸好被后面的人给一把拉住,强行又给拖了下去。


沈巍瞬间扭头去看旁边的男人,那人却站起身,拂了拂身上笔挺的西装,跟旁边的男人一起从会场旁边的小侧门走了出去。


沈巍不知道怎么回事,更不知道赵云澜跟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但是赵云澜刚才的脸色让他害怕,他还是第一次在赵云澜脸上看到对一个人有这样赤裸裸的厌恶。等演出一结束,他就去了后台,可后台错综复杂,他绕了好几圈也没找到赵云澜在哪儿,最后只能又从安全出口走出了剧院,待在剧院门口等着。


赵云澜过了好一会儿才来找沈巍,不过不是从剧场里面出来的,而是从剧场旁边的花坛里,脸上神色跟平常没什么两样,手里还拿了一瓶没开封的饮料。


“喝吗?”


赵云澜冲他摇了摇手里的易拉罐,拉开了拉环,结果被喷了一身的碳酸饮料。

 

 

赵云澜:“……”

 

 

“小心。”沈巍接过饮料,却没喝,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手帕,给赵云澜擦了擦脸上和身上被溅上了几滴的饮料,然后把手帕塞到了赵云澜手里,“自己擦手。”


赵云澜忘了自己手上拿着的是碳酸饮料,被喷了一身之后才发觉刚刚的自己是多么智障,难得笑得有点不好意思,用手帕擦完手,顺手就给揣自己兜里去了。


“别这么小气,洗洗就还你。”看见沈巍看着自己,赵云澜随口道。但是沈巍无比相信,赵云澜回去后就会随手一扔,这块手帕大概和自己永无相见之日了,“我刚刚的表演怎么样?”


不说还好,一说沈巍就想起了赵云澜穿着一身公主服,站在灯光底下冲自己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样子。忽略他嘴里说的那些混账话,沈巍还是觉得那是挺美的一个画面。


“嗯,挺好的。”沈巍真诚地点了点头,跟他一起坐到了附近的长椅上。他扭头去看赵云澜,赵云澜的眼珠静静的,好像没了跟往常一样一颦一笑都带着的那点精神气,被外面的不算明亮的月色照着,沈巍甚至感觉有点阴沉沉的,“明天就能在校庆墙上,看见你的照片了。”


每一年校庆结束,都会把第一名的照片挂在校庆墙上,往年都是穿着军服唱军歌之类的节目,看来今年要被赵云澜破例了。


“那岂不是以后的每一代学生都能看到我的丑照了?”赵云澜撇撇嘴,总算稍微活泼了起来,大概自恋是真的自恋,但是对自己的女装也是真的敬而远之,“还是算了吧,难道我以后去警局当了大领导,回母校视察的时候,还得被迫欣赏自己的女装照片?!”


沈巍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赵云澜提起未来的事情,就觉得好像松了口气似的。他自己也不知道心里那股隐约的慌张是怎么回事,今晚那个对赵云澜感兴趣的警局领导,包括赵云澜反常的反应,一切都不在沈巍的意料之中。就好比是,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一样东西,突然变得很陌生了似的,不知道该怎么交流,更不知道该怎么回到跟以前一样的气氛中去。


“这个学期结束,我就得去实习了。”沈巍想让赵云澜开心点,想逗他开心,这才发现平时都是赵云澜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地逗自己玩,自己一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思来想去,只能把自己实习的事给拎了出来,“一共半年,去龙城公安局。”


“龙城公安局?”赵云澜果然激动起来,一下子凑到了沈巍旁边,好悬没有把他给挤下去。龙城公安局指的是龙城公安局的总部,无论是条件还是资源,都是那些支部分部远远比不上的。往年实习的学生也只有极少数出类拔萃的才能去那儿,“这么厉害?你去哪个科室啊,刑侦吗?重案?人事?侦查?”


“你倒是知道的不少。”沈巍被赵云澜挤得不行,不停地往边上靠,一脸无奈地推了下眼镜,“还没定下呢,得等到去了才知道……你想去哪儿?”


“我?”赵云澜嘿嘿笑了两声,终于想起抬起屁股往旁边挪了挪,把沈巍从长椅的沿上给扒拉回来,“我以后要去龙城公安局的重案组,不只是实习,等毕业之后,也一定要去那儿。”


沈巍想了想重案组,他虽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非去不可地方,不过既然自己学的是刑侦,要是能去重案组,也算得上是学以致用,虽然是比其他的科室危险那么一点。


“为什么一定要去重案组?”沈巍看着赵云澜,他喜欢看赵云澜这样开朗的模样,好像自己就这样看着他,也会变得跟他一样似的,“有什么理由吗?”


“到时候你先去等着我。”赵云澜好像没听到沈巍的话似的,笑了起来,眉毛眼睛也笑得弯弯的,叫沈巍想起了天上的月亮,“等我毕了业,我们就去重案组做我们的龙城双煞!”


沈巍心说谁要跟你继续做龙城双煞,却忍不住笑了出来,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一瞬间漏看了赵云澜垂下眼睛时,闪过去的歉意。



标签: 剧版镇魂巍澜
评论(35)
热度(1144)
< >
色情与暴力之外
< >
© 老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