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野

【巍澜】无间双龙(警察巍×卧底澜)07

      *警察巍×卧底澜

      *单数章节现在时间线

        双数章节过去时间线


 


沈巍第一次这么关注手机上的信息。


他手机里存了赵云澜的两个号码,一个是七年前早就变成了空号的那个,另一个就是昨天赵云澜才给他的。


“有消息我就用这个号联系你。可能是消息,也可能打电话。”赵云澜看着沈巍还一直用着七年前的那部老爷机,大概是回想起了沈巍实在是对电子设备不感冒的设定,一瞬间露出了一股头疼的表情,“你能保证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都能接起来吗?”


说实话,上一秒的沈巍确实不能保证,但是既然担负起了线人这个身份,他也不得不保证了。


“嗯,那就好。”赵云澜给沈巍拨了过去,沈巍按住号码点了保存,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原来赵云澜还一直记得自己的号码。他顿了一下,想说什么,却被赵云澜若无其事地打断了,“大庆的号码我都忘了——那个蠢货,竟然给我换了号码!”


沈巍想说其实自己也已经换了号码,也换了手机,但是总舍不得这个手机上的短信和消息,还总抱有一丝念想,觉得赵云澜或许哪天回来了,就会再给自己打电话,于是就两个都留了下来,每个月按时交话费,一交就是七年。结果直到现在,一次也没有响起来过。


赵云澜稍微探了点头,看着不大的手机屏上,沈巍给自己干巴巴地备注上了“赵警官”,差点笑喷。


“太土了吧……”赵云澜摇摇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悄悄把自己的手机亮给沈巍看,沈巍看着上面明晃晃的“现任”两个大字,哑口无言,“你这什么表情?线人,现任,多么协调!又不容易被怀疑……”


沈巍这么一听,才觉得赵云澜好像现在无论做什么,都要先在“夜尊会不会怀疑”这个念头上滚上一滚才做决定,心里不禁又有些泛酸。


“你……”


“行啦,前几天见面忘了给你号码是我的失误,不然今天你就不用冒险跟我见面了……我不能再多呆了。”赵云澜打断他,不动声色地喝完了手里的纸杯咖啡,喝完往长椅上一放,装作跟沈巍只是萍水相逢的路人一样,站起身抖了抖衣服,低头迅速说了句话,然后迈开步子走了,“你自己小心一点。”


沈巍坐在长椅的另一边,手上还装模作样地拿了份报纸,装成是在公园里休闲娱乐的普通人。他强忍着欲望告诉自己不能去看赵云澜的背影,但还是忍不住只在他起身的一瞬间瞥了一眼,却突然睁大了眼睛——赵云澜抖衣服的时候隐隐约约露出来了一截腰线,由上到下一道狰狞的刀疤横在上面。沈巍只看到了一部分,但只是这样看着,沈巍就能想象出来当时会是个什么血肉模糊的光景。他差点就没有忍住自己上前,就想这样拉着赵云澜一走了之——但他还是忍住了。他只能用力捏着报纸,一边不停地告诫自己是个警察,脸上却要不动声色的,去承担这份锥心刺骨的痛苦。


沈巍心想,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原来做警察,比被刀子刺进身子里、被子弹打中要害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痛心切骨又难以言说得苦。


赵云澜腿长,不一会儿就晃远了。沈巍盯着报纸盯了半晌,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等终于平复下了心跳,才把报纸一收,夹在胳膊底下,好像是晨起遛弯终于要回家了似的,又拿起了赵云澜留下来的那杯咖啡,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沈巍就这么一副作态去了龙城公安局大楼,进了电梯上了重案组那一层楼,出去的时候把还在坐前台的小郭给吓了一跳。


“先生,请问你有……组组组组组组长?!”


“怎么是你在这儿?大庆把你安排在这边了?”沈巍也被郭长城的嗓子给吓着了,这才反应过来平日里坐在前台的汪徵不见了,心里想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收到汪徵的请假条,不禁皱了皱眉,“汪徵呢?跟副组请假了吗?”


“汪……汪徵姐说……”郭长城以前没机会跟沈巍说上话,只远远地见过两眼。现在没想到组长记住了自己,更是被沈巍一瞬间拉下来的脸给吓得扑簌簌流了一身冷汗,话说得越发不利索了,“说……说她给你……发了短信…………”


因为早上要跟赵云澜见面交换手机号只带了原来的手机而把现在的手机落在了家里的沈巍:“……”


“我知道了,你继续忙吧。”


沈巍花了0.2秒找回了理智,恢复了往常的面无表情,冲着小郭点了点头,走进去了。


沈巍一进去,就感受到了来自自己一干手下的无声注视。他冷着脸走到了自己办公室门口,推开门,又回头环视了一圈,把一群人看得都低下了头才走了进去。


沈巍进了办公室,坐下,把手机拿了出来,按开,调出了赵云澜的手机号,看着上面的“赵警官”三个字,又想起了早上看见的赵云澜身上的疤,忍不住颤了颤眼睛,觉得自己始终忍不了这个疼,把手机收进了口袋里。


他拿起赵云澜的那杯咖啡,左右上下地看了看,最后把杯盖打开,才看见杯盖背面藏了一张纸条,隐约能看见写了歪歪扭扭几个字。


沈巍把咖啡纸杯扔进了垃圾桶,确认门锁了,才回去坐下把纸条展开。


赵云澜大概写字的时候比较着急,不知道从哪张报纸上撕下了一溜白边,也不知道是多久没写过字了,比七年前写得更龙飞凤舞了不止好几倍。沈巍看了好半天才看出来他写的是“明天西区烛九”六个字,后面还跟了一串门牌号,大概就是地址。


沈巍看着那张脏兮兮又皱巴巴的纸条,忍不住伸手把四个边角都抚平了。那几个歪歪扭扭的字实在是丑得不行,可他却舍不得放进碎纸机,直到有人来敲门,他才匆忙撕掉纸条,开了门。


敲门的是大庆,有点儿惊讶沈巍锁了办公室的门,新奇地打量了两眼沈巍,又看了看沈巍的办公桌,确定上面没有什么有色书刊才开口。


“我还以为你偷摸干什么坏事呢。”大庆还是觉得沈巍这样很可疑,逼近了他,跟审讯似的,“你真的没看小黄书?”


“……”沈巍想了想赵云澜那张阎王看了都头疼的纸条,一脸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你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不能——行行,我说我说。”大庆本来还想贫两句嘴,可惜沈巍的表情实在不像是能忍受自己的样子,识时务地聊起了正事,“这不是看你难得迟到,还穿了便服来上班,那群小子姑娘的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譬如说你是恋爱了,还是有新案子了?”


“是有新案子。”沈巍看着一脸八卦的大庆,微微一笑,“又要抓人了,刚刚谁多嘴了谁跟着出外勤。”


大庆:“……”


“行,反正也十天半个月的没案子办了,活动活动也好。”被抓壮丁的大庆也很善于自我排解,自我安慰了几句就很敬业地开始询问具体事项,“抓谁啊,这么倒霉撞你枪口上了?”


沈巍:“烛九。”


大庆:“?”


大庆怀疑自己听错了。


“谁?烛九?哪个烛九?前几天刚放走了的那个烛九?”大庆觉得不是自己记忆出了问题就是沈巍的脑子出了问题,“抓了放,放了抓,什么意思啊?”


“我得了情报,明天烛九在西区会有动作,可能会有背后的那个案子的线索,我们得抓住这个机会。”沈巍把门牌号写了下来,递给大庆,让他找人去盯着,“注意隐蔽,一有什么消息就通知我。”


“谁的情报,可靠吗?”大庆算是怕了上次鸦青的无用情报,他接过写了一串号码的纸,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明天什么时候,没有具体时间?”


“一直盯着不就知道时间了。你先去派人盯紧了烛九。”


沈巍不动声色地避过了大庆的第一个问题,说完就把人给赶了出去。


他知道这次赵云澜为了不暴露自己,只能提供情报,明天不会出现在现场。但这样就够了,赵云澜要是出现在了现场才更不好解释,更何况…………


更何况赵云澜连情报都不能提供得很准确,就足以说明,要么这件事足够重要,要么,就是赵云澜的嫌疑还没有完全洗清。


转眼到了第二天,沈巍坐在西区一片废弃楼盘的便车里,口袋里放着那部老手机。


他们派的人从昨天开始就已经把烛九那一片给盯了起来,只是一直到今天中午,也没看见有人出来或进去,一些年轻点的警员早就开始怀疑起了情报的准确性,跟大庆小声抱怨起来。


大庆其实心里也没底,但是他想起昨天看见的沈巍的神情,他觉得起码沈巍对情报是信任的。既然老大都信了,那他自然也不用去操这个心。


“老实盯着,就知道想七想八。”大庆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便车,装着老脸把那个小孩给低声呵斥了一顿,“在学校的时候没学过盯梢要专心致志?!”


沈巍说不着急是假的,但他最担心的不是情报虚假,而是担心一旦发现了这是夜尊给他们设下的陷阱,那岂不是就等于是暴露了赵云澜?


沈巍摸着口袋里那部手机,胸膛里好像藏了一口上下翻腾的浊气,他忍不住往座位上靠了靠,闭上了眼。


突然,他感觉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又飞快地结束,好像是一个人打错了电话然后急匆匆按了取消一样戛然而止。可沈巍知道这是赵云澜给自己的信号,他从口袋里抽出手,坐了起来带好耳机开始联络大庆。


“各队伍注意隐蔽,要来了。”


大庆收到消息,带着几个人藏得更隐蔽了些,连根头发梢都没漏出去。不一会儿,果然听到了一阵车声,由远及近,看样子是从外面来找烛九的。


大庆找了个死角蹲着,隐约看见了两辆车,从上面先下来了一个略年轻的男人,看年纪大庆推测也就三十左右,后面还跟着几个人,腰上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是带了枪。


“两辆车,八个人,四个在车里,两两分开,三个跟着一个大概是领头的下来了,身上都带着枪。”大庆熟练地在耳机里开始报数,确定了就是这个情况后才问沈巍下一步的打算,“直接闯进去?”


“一队绕去后边守住后门,二队跟着大庆守在原地待命,楚恕之带两个人跟着我先去解决车上的人。”沈巍翻身下了车,一边猫着身子靠近那栋矮楼一边语速飞快地布置任务,“把林静做的那个屏蔽信号的东西打开,防止他们通知里面的人!”


祝红从耳机里收到消息后,打开了信号屏蔽仪,等确认屏蔽之后,报备给沈巍。


沈巍这时候已经摸到了矮楼的侧面,他手里拿了把92手枪,停在了拐角处,对着楚恕之使了个眼色。后面的人停下来,沈巍一个人悄无声息地摸上了车屁股。


楚恕之看沈巍拐了出去,迅速顶了沈巍的位子,帮他盯着车前的情况。


沈巍半蹲在车后,确定前面的人看不到自己后,从裤腿上拔出了一把军刀,对着轮胎比划了几下,迅速麻利地捅了进去。


他捅进去后没有立刻拔出来,而是让刀插着。他握住刀柄开始把切面拉得大点,压住刀柄,轮胎裂开了一个口子,然后沈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强酸倒了进去。


楚恕之:“……”


楚恕之叹为观止,隔空给沈巍点了个赞。


沈巍仿佛没看见,面无表情,故技重施。破坏掉了一辆车后面的两个轮胎,然后把刀和瓶子收了回去。


沈巍心想我哪里有这些歪招,不过是当年上学的时候,有次上课讲到了这种情况,教授在前面比较各类军刀和子弹对轮胎的危害系数,旁边的赵云澜也在对着自己侃侃而谈。


“傻子?想偷偷摸摸弄坏轮胎用强酸强碱不就行了?怕浇不坏,那就割开个口子倒进去,别说车轮胎,就是车也给你烂透了。”


沈巍当时觉得赵云澜实在是胡闹,心想怎么可能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更何况破坏了敌方的车辆,也算是破坏了自己的资源,万一自己的车坏掉了,对方的车也坏掉了,在恶劣的情况下,难道要同归于尽吗?


当时的沈巍没想到,如今,赵云澜的这些损招,竟然都被自己挪来用了。


强酸的效果立竿见影,但是味道也大得很。不一会儿前面的人就闻到了不对劲,左侧车门下来了一个,想看看怎么回事,沈巍躲在车后没动,对着楚恕之做了个手势。


那人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后面,一眼看见了蹲着的沈巍,刚想掏枪,却感觉自己腿窝处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弹中了,膝盖一软,差点跪了下来。沈巍趁机抽了他的枪,在腿窝处又是一砍,那人彻底跪了下来,沈巍迅速捂住了他的嘴,把人按死在了地上,反手抽出军刀往他脖子上一抹,干脆利落地结束了战斗。


沈巍伸手对着楚恕之比了个“暂停”的手势,然后两根手指弯了一下,比划了个弯身向前的动作。楚恕之心神领会,点了点头。


果然,不一会儿另一个人也下来了,两人用同样的方法干掉了他,猫着腰迅速窜到了前面那辆车的后面。


沈巍本来想先卸掉这辆车的轮胎,没想到上面的人察觉到了不对劲,率先下了车。沈巍只能收起强酸瓶子,跟楚恕之一起摸出了军刀。


楚恕之那边的人没怎么防备,下了车直接大摇大摆地走到了车尾,被楚恕之一下子按倒在了地上抹了脖子,连个屁都没机会放一个。沈巍那边的见状,直接抽出了抢,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被藏在旁边的沈巍给拦住了。


沈巍不想开枪惊动里面的人,只能赤手空拳地拿着把军刀就上。无奈那人抱了鱼死网破的念头,本着打不死人也要通知里面的人的想法,被沈巍压制住了胳膊还想开枪打中沈巍的腿。沈巍咬了咬牙,终究把人压死了没闪开,另一只手迅速拿起刀往他的脖子抹过去。


楚恕之在旁边看着,觉得沈巍问题不大,刚插起军刀换成了手枪,准备让后面待命的两个小孩跟上来的时候,却突然听见有人开了一枪。


楚恕之以为是沈巍被打中了,刚要扭头看过去,就听到耳边和耳机里同时传过来了沈巍饱含怒气和冰碴的声音二重奏。


“大庆行动,包围目标。老楚跟我走,你俩守在那儿,没有命令不许私自行动!”


那两个被责令守在后面的小孩苍白了脸,枪是他俩开的。他俩刚才在后面看得心惊胆战,又没有楚恕之对沈巍了解的深,还以为沈巍要被打中了,他俩从来都对他们组长崇拜得很,于是一个冲动就擅自开了枪,却没想到在他们开枪的一瞬间,沈巍已经把人给处理掉了。


他俩知道自己犯了错,沈巍又是个公私分明的人,等任务结束回去,免不了要挨一顿骂和写一份检讨。


沈巍被气得不行,其实这种情况在以前也没少发生,但凡一个心里资质差一点的警察,就总容易出现这样那样的情况。沈巍以前出任务也带过这种无论事先强调过多少次没有命令不能擅自行动,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就头脑发热,做决定完全不过脑子的警员。一般他们的下场不是死了,就是被沈巍带回去骂死了。


沈巍骂人的方式很奇特,他绝不吐一个脏字,但就是用阴沉沉冷冰冰的眼神看着,一点一点给人分析做任务的时候一时的冲动,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但凡一个心里资质好点的,或许能挺过去。可被接受沈巍批评教育的人往往都是心里资质不好的人,首先被沈巍那个眼神一看,心理防线就已经垮掉一半了。


沈巍这一次格外生气更是因为,这是赵云澜用自己的生命安全换来的情报,他不敢去想任务失败,赵云澜再被发现之后的下场是什么,他更不能允许这么重要的情报,就毁在一声意外的枪响里。


大庆带着人迅速过来跟沈巍会合。里面的人早就听到了枪声,此刻肯定已经知道了他们在外面守着,要是贸然闯进去,恐怕会造成意外的伤亡。


大庆心想不怪沈巍气得要死,就连他在旁边看着也气得不行。饶是他俩年纪小经验少,可无视命令纪律到这种地步,恐怕就连警校的训练赛都及不了格。


大庆猫着腰跟沈巍他们分别藏在大楼两边,听着两边的动静。一个晃神,想起了大一一次训练赛上,抽签分队,他跟赵云澜分进了两个不同的队伍。最后几个队都各自只剩下了两三个人,唯独赵云澜他们队,因为运气比较背,穿过了模拟地雷区,训练赛刚进行到一半就淘汰了一半多,等到最后只剩了他一个人,被其他三个队伍包抄。大庆当时已经被淘汰,在场下看着监视屏都感觉一阵心惊胆战,觉得赵云澜这局铁定要凉。结果赵云澜硬是躲在一块土堆后面,忍着不出去,忍到其它人都以为赵云澜在土堆后面是他们的错觉。后来走了两队人,赵云澜迅速爬了出来干掉了剩下来的那一支队伍。三支队伍一旦分开,就对赵云澜构不成包围的威胁。赵云澜有如神助,一个队一个队地刚,最后居然硬是靠他自己一个人,拿了团队训练的年级第一。


大庆忍不住叹了口气,如果说身手格斗可以通过训练加强,那么像赵云澜这样天生就是警察的人,无论是心思还是心气,皆属可遇不可求,随机应变的能力更是其他人每天磨枪苦练二十个小时,也比不上的。


大庆回头瞥了一眼那两个脸色苍白的小孩,又想起明明天赋异禀却因为被退学与警察彻底分道扬镳的赵云澜,心里居然生出了一股悲凉的感觉。


“就现在!”沈巍盯着里面的动静,瞅准了时机冲了进去,里面立刻响起了来往的枪声,甚至眼见着还有几颗打到了外面的车上,子弹都崩到了大庆脚下,“大庆掩护我和老楚!”


大庆收到消息,带着自己的几个人分散攻击楼内的主力。等沈巍和楚恕之逼得越来越近,眼见着就要冲进大楼了,突然听到后门响起了枪声。


“糟了!有人闯后门了!”大庆一个机灵,“组长?!”


“夜尊带着人去了后门,你们去后门增援。”沈巍低声迅速地吩咐,“老楚也去,这边留我一个人就可以!”


大庆带着人迅速冲去了后门,到了后门才发现走后门的居然是烛九!夜尊把人给了烛九,营造自己从后门逃走的假象,趁前门空缺,只带了两个人冲了出去。


“后门的是烛九,前门才是夜尊!你注意安全……组长?”耳机里没回应,大庆心里腾得一下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拔腿就往回跑,“留下两个人看着烛九,其他人跟我走!”


沈巍举着枪掩护楚恕之闯进了后门,才发现一丝不对劲——老楚好像闯过去的过于简单了点,就好比是一个王者局,突然间降成了青铜的难度。身处其中的时候没觉得怎么,事后一想,怎么想怎么违和——随即,他就知道这股违和感是哪里来的了。


老楚跟着跑进去之后,攻击沈巍的火力从稀稀拉拉陡然变得猛了起来。沈巍不得不找了个废弃的大铁桶藏在后面,子弹噼里啪啦打在铁桶上,震得沈巍耳朵疼。


子弹射击铁桶的声音越来越大,沈巍知道大抵是夜尊带着人出来了。他咬了咬牙,转了个方向,刚探出一只耳朵,一个子弹突然射了过来,裹着一阵劲风,直接打掉了沈巍的耳机。沈巍觉得脸上随之一阵生疼,知道这子弹更是划着脸了。


沈巍难得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却实在是没有机会冲出去,眼看着夜尊他们转移到了门口,沈巍心里着急,干脆就地一滚,滚出了他们集中涉及的火力区域,稳稳当当地蹲在两米开外,端住枪对着夜尊来了一下。


沈巍只听着那边传来了一声男人的闷哼,心想打中了。但还没来得及看清打中哪里,差点就被迎面而来的子弹正中天灵盖。


沈巍无法,只能继续找掩护,但实在是浪费时间,转眼间夜尊已经被架上了那辆还完好的车,沈巍立刻起身追在后面开了几枪,却都只打在了车身上,子弹被车身弹开,只留下了几个浅浅的弹窝。


大庆赶过来的时候,就只看见了沈巍阴沉着脸,正从外面走进楼里的场景,他看见外面的车少了一辆,便知道今天的任务算是失败了。


“搜楼,一点儿证据都不放过。”沈巍脸色铁青,脸上被划的那一道早就不流血了,此刻挂在他青白的脸上,活像是阎王转世一样骇人,“烛九呢?”


“在后面。”大庆看沈巍耳机没了,干脆自己对着耳机直接下了命令,“把人都先押上车,车队集中起来。”


沈巍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径直走进楼里。


楼内乱糟糟的,大概算是烛九的窝点。沈巍指挥着人搜寻,又让楚恕之打了个电话调人来直接封楼。


“我们还抓住了烛九呢。”大庆看他脸色不好,上前安慰了几句,“把他地盘都搜了,还怕找不到线索?”


沈巍没说话,脸色看起来稍微好点了,自己也开始走来走去翻找东西。


“对了……”大庆跟在沈巍屁股后面,跟着他翻来翻去,但是眼睛却分明是看着沈巍的,“夜尊是谁?”



标签: 剧版镇魂巍澜
评论(29)
热度(1149)
< >
色情与暴力之外
< >
© 老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