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野

【巍澜】无间双龙(警察巍×卧底澜)08

     *警察巍×卧底澜

     *上一章说坐等小澜孩被虐的都是魔鬼

     *单数章节现在时间线

      双数章节过去时间线




【七年前的龙城警校】


赵心慈和高劲风在去龙城警校前,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人选。


“赵兄,你真的觉得可以?”高劲风当年还是重案组的组长,饶是他平日对当时的刑侦队队长赵心慈佩服得不行,眼下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他可是你亲生儿子啊!”


赵心慈没说话,手里拿了一沓学生名单,桌子左手边还放着一张,大约是被单独拿出来的,上面的二寸照片正是赵云澜。


“我们的条件就是底子清白,让夜尊查不出来事就行了。你的公子……”高劲风还是想劝他,再说他也不明白赵心慈怎么就能忍心让自己的儿子去。虽然说如果去的是别人,那也是别人的孩子,但要是让高劲风选,是必然不会选自己的儿子的,“一颗好苗子,唉……”


“就他?”赵心慈一边冷笑一边又挑了几张档案出来,放在了右手边,“胡搅蛮缠倒是一把好手,地痞流氓的好苗子,哪个正经警察是他那个样子?”


高劲风没再说话。他了解赵心慈的性子,尤其是自从他妻子出了那次意外之后,脾气越发偏激起来,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愈发不留情面,如今竟然已经演变到了要把自己的儿子送去做卧底地步。


“你看看这个。”高劲风挑出了一张档案递给赵心慈,“沈巍,条件倒是也不错,是他那一批中最好的了。”


“这才是颗好苗子,各方面都比赵云澜强。”赵心慈大体扫了两眼,却把沈巍的档案归到了无用那一沓里,“只是这么板正正经的性子,不适合卧底。”


“哎,话不能这么说,云澜那个心气就是寻常人比不得,还有他那个格斗和——”


“你就别为他求情了。”赵心慈打断他,拿起那几张挑好了的档案,揣到了兜里,站起身子走出了办公室,“夜尊这人,年纪不大,生性多疑。等赵云澜去了,还须得把他那一身从警校里带出来的东西都给扔了,彻底做一个小混混才行。我看单这一点,那些其他的学生就比不过他赵云澜。”


顿了顿,赵心慈居然冷笑了一声。


“做他赵云澜本来的样子正好。”


高劲风才不想插手他们父子两个人之间的恩怨情仇,他只关心案子的问题。


“那夜尊那里,怎么让他们不起疑心?”


“那是卧底自己需要考虑的问题。”赵心慈带着高劲风坐上车,直接赶往龙城警校,“夜尊野心越来越大,表面上又不显山露水,我们没有证据,单凭硬攻,没有办法把他地底下的那些交易都挖出来。我们需要人在内部帮我们收集证据,里应外合,等时机到了,才能收网。”


“所以就看赵云澜,有没有那个心智和意志力了。”


他们去的时候,特意打听好了是校庆,赵云澜还要上台表演。赵心慈心里虽然做好了不会是什么正经节目的准备,但在资深严肃正经警察心里,再不正经也就是说个相声演个小品罢了,属实没想到赵云澜每一次的操作,都不会让人失望,十成地叹为观止。


赵心慈看见台上穿了一身花里胡哨裙子的赵云澜,感觉一阵头疼,但他又看着赵云澜还带了三分嚣张少年气的脸,心里到底还是没忍住,生出了一丝不忍心。


赵心慈不敢再去看赵云澜,扭头看高劲风,却发现这厮看得起劲,活像是八百年没看过娱乐节目的深山野人。赵心慈懒得理他,扭头看另一边,看节目也坐得笔直端正的沈巍,一下子就入了赵云澜的眼。


赵心慈挑了个话头,跟他聊了几句,才发现他就是高劲风跟自己提过的沈巍,忍不住心里确确实实赞叹了一声。沈巍不偏不倚,正是他心目当中警察该有的样子,他心想沈巍日后若是进了龙城公安局,想必没几年就能有大作为。


想到这,他拍了高劲风一下,颇为得意地跟他说了沈巍的档案已经入了龙城公安局的事。


“已经是要来警局实习的人了,有档案容易被查出来,他不合适。”


高劲风:“……”


高劲风心说就算他没入档案您也不会让他去的,但脸上还是捧场地毕恭毕敬地赞同。


赵云澜的节目虽然搞怪,但平心而论也确实要比其他节目更吸引注意,再加上他那个死皮赖脸的劲,最后不拿第一才让人觉得奇怪。


观众席上的灯光打开,赵心慈就坐在台下,看着赵云澜眼睛含笑地看过来,然后眼睁睁又看着他眼里的笑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深更明显的厌恶。


赵心慈在心里小小地叹了口气,站起身带着高劲风从侧门出去了。


他在走出去的时候,想着张扬嚣张的赵云澜,又想起了含蓄内敛的沈巍,心说后生可畏,只是……


只是,同人不同命罢了。


赵云澜当时在台上被拖下了台,一到后台祝红就气得差点跟赵云澜当场拼命。


“赵云澜,你没看见台下是谁啊?!你——”


祝红话说了一半,突然被大庆扯了一下。她看着大庆对自己摇了摇头,这才注意到了赵云澜极其不善的脸色。


“……赵云澜?我……我刚刚气昏了头,不是要骂你的,你……”


祝红吓坏了,磕磕绊绊地跟赵云澜道歉。她平时敢对赵云澜吼几句,是因为赵云澜从来没有对自己生过气,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她又哪里见过平时吊儿郎当没正形的男孩子突然拉下脸来的场景?


“不用道歉,不关你的事。”赵云澜抹了把脸,大概是怕自己真的吓到了女孩子,从祝红身边走过去的时候还特意对她笑了一下,然后拍了拍大庆的肩膀,“我先走一步,你们不用等我了。”


说完就大步流星地穿越众人,推开门走了出去,门被大力推开,又缓缓合上。祝红看着赵云澜笔挺的背影从门缝中消失的一瞬间,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


好像之前一周跟他们打打闹闹的人不是真正的赵云澜,刚刚跟他们一起上台演出的也不是真正的赵云澜,甚至……甚至平时总是吊儿郎当的,也不是真正的赵云澜。


赵云澜这个人,好像此刻一走出这个门,就和他们天差地别,他们看不见,追不上,摸不着,更猜不透。


祝红红着眼低下了头,第一次觉得赵云澜,可能是自己一辈子也触碰不到的人。


“别担心,赵云澜他没生你的气。”大庆看着女孩子红了眼眶可怜巴巴的,有点不忍心,走过去安慰了祝红几句,“他不是针对你,他……”


大庆想了想,选了一种比较含蓄的说法。


“他就是,还有心结没解开罢了。”


赵云澜从剧场出去的时候没看见沈巍,他不觉得奇怪,以沈巍的性格,当时看见了自己那么反常的模样,肯定忍不住找自己去了。赵云澜想起沈巍,脸色好了点儿,心想一会儿还得想个由头把这件事跟他哄过去,结果刚想找个地方坐下来等沈巍出来,一转身就看见了对面花坛那边站着的两个男人。


“……云澜,哈哈。”高劲风看赵心慈和赵云澜都没有先开口的打算,觉得三个人相顾无言的场景实在过于诡异,干脆率先打破了僵局,“节目得了第一吧?恭喜恭喜……”


“跟我过来。”


赵心慈才不跟高劲风一样和赵云澜玩那些虚的,直接把人喊了过来。三个人在附近的楼里找了间空荡荡的教室,赵心慈则直接坐了下来。


赵云澜没坐,站在他俩对面,面无表情地看着赵心慈。


“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赵心慈着实看不惯赵云澜这副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模样,顿时火又冒了上来,“你赵云澜就这么忙,找你还需要预约?!”


“哎哎,赵兄赵兄,云澜没那个意思。”高劲风苦不堪言,一边心想真是两个祖宗,一边还要做老好人两边照顾,“哎呀,云澜呀,赵队长也是想你了,来看看你嘛。”


赵云澜勾了勾唇角,很配合地给出了个冷笑。


高劲风:“……”


“看你这样,终究也成不了大器,只能是个混子罢了。”赵心慈的长相其实并不刻薄,只是总不苟言笑,两眉之间有道深深的沟壑,衬得他分外严肃,“你整天跟沈巍待在一起,就没觉得不好意思?”


“你们怎么认识沈巍?”


赵云澜一听他提起沈巍,心里咯噔一下,那点虚浮的小心思好像迅速沉了底一样,坠得他突然有点心慌意乱起来。


“他是警校重点培养的对象,我怎么不认识他?”赵心慈没多想赵云澜的反应,只以为他平日里也确实偷偷拿自己跟沈巍比较过,顿时又是冷笑一声,“反倒是你,自己老爹在警局当队长,你倒——”


 

“这点您放心,大家都以为我是从混混家里出来的。除了大庆还真没人知道我有个在警局当官的爹,没打着您的名号出去丢脸。”赵云澜最看不惯赵心慈拿着个说事,干脆打断了他,“您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哎呀,在这里说不太——”


“给你找了个混混的差事。”还没等高劲风话说完,赵心慈就直接说出了口,“是不是比当警察更适合你?”


“哎呀,赵兄!”高劲风难得对着赵心慈说话声音大了点,然后走近赵云澜,低声说了句“特殊任务”,然后哈哈哈地拍了拍赵云澜的肩膀,笑得十足慈祥和蔼,“明天来警局我跟你细说,但是现在你要保密,行不行?”


赵云澜人精一个,看高劲风这么小心谨慎,连赵心慈都亲自来找自己,想必是他们警局的大案子。赵心慈刚刚又说什么,给自己找了个混混的差事?赵云澜心思转了两转,心想不是跟踪盯梢就是卧底潜伏,反正总不可能真的让自己去当混混。


这么一想,赵云澜不自觉地嘴角就带了点得意的笑,叫窗外漏进来的一点月光一照,活像是算计人的狐狸一样让人心突突直跳。高劲风看他这个表情,心里突然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赵云澜对着他俩做了个“卧底”的嘴型,看见高劲风果然一脸糟糕,忍不住挑了挑眉,笑出了声。


“什么案子?”


高劲风屈服,小声说了两个字。


“缉毒。”


“我答应。”赵云澜想都没想就点了头,“只是我现在还有事,明天我去警局一趟再细说。”


“……行,”高劲风感觉自己好像被赵云澜牵着鼻子走,颇有些挫败,“云澜,可一定要保密啊。”


“知道了。”赵云澜点了点头,“你们走吧。”


赵心慈没再搭话,大概也是没想到赵云澜这么聪明,一猜就猜了出来,更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痛快。


其实,赵心慈心想,自己大概是知道为什么的。


赵云澜看他俩从门口出去,绕着小路走了,才收了表情,自己一个人在楼前的阶梯上坐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沈巍还等着自己。他站起身猛地喘了几口气,拍拍自己的脸,假装自己是去便利店买了杯饮料一样,神色如常地绕到了花坛,从那里走了出去。


他看见沈巍一个人站在剧院门口。月亮照在沈巍身上,就好像他是经过完美雕琢的古希腊雕像一样,一分一毫都完美得让人移不开眼。只是沈巍神色好像有点焦急,不停地左看右看,等他看到了站在花坛这边的赵云澜的时候,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赵云澜觉得就好像是天上的月光全部融化进了他的眼睛,然后又被小心翼翼地,投到了自己的身上。


赵云澜对他扬了扬手里的饮料,嘴角勾起一个寻常的弧度。


“喝吗?”


赵云澜第二天很守信地去了警局。


早上六点。


高劲风被一通电话叫醒的时候,在内心把赵心慈和赵云澜父子痛声大骂了半个小时,直到赶到警局见到了赵云澜,才止住了这项大清早不怎么文雅的内心活动。


“云澜,怎么来得这么早?”


高劲风刚趁着其他人还没来上班,带着赵云澜找间隔音好的房间好好说一下事项,就听见赵云澜来了一句。


“我们今早的配菜不怎么好吃,我特地早来警局,想换个口味。”


高劲风:“……”


高劲风认命地带着赵云澜出去。为了掩人耳目,更为了私密隐蔽,特地找了星级酒店,要了包间。


来星级酒店吃早餐,高劲风心想,除了赵云澜,也是没谁了。


赵云澜一点儿不客气,该吃吃该喝喝,吃饱喝足了才和高劲风聊起了案子。


高劲风原以为赵云澜回去冷静下来思考一晚,可能会反悔。没想到赵云澜一点儿不干的意思都没有,高劲风说什么他就听着,偶尔还会提几个问题,指向犀利得高劲风都差点没答上来。


高劲风抹了把汗,心想自己大概知道为什么赵心慈执意选择赵云澜了。


这就是个人精,一张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错的说成对的,夜尊到时候怕是都会被他说晕了。


“还有这个。”高劲风推过去一张协议,“保密协议,也算得上是生死状。签了名,你就不再是警校学生赵云澜了,而是警局卧底赵云澜。”


赵云澜看了看那张协议,抹了把嘴,把协议一折,没签字,而是揣进了兜里。


“我现在不能签,起码得一个月之后。”


“等不了一个月,据说夜尊三个星期之后就要离开龙城一段时间,你必须在这个时间内跟他们扯上关系。”高劲风皱了皱眉,算了一下,“顶多给你半个月的时间。”


“……行,半个月就半个月。”赵云澜咬了咬牙,喝完了眼前最后一口汤,把碗一推,站了起来,“半个月之后我带着协议找你们,其他的你们都能替我搞定对吧?”


“嗯,这个你放心。”高劲风点点头,示意他放心,“警校的事你都不用再操心了,一切有我们帮你处理,你只要保密,然后履行协议上说的话就行了。”


“那就行。”赵云澜点了点头,恢复了往常嬉皮笑脸的模样,“刚刚开玩笑呢,我来这么是因为我媳妇今天一天的课,我得陪他。其他时候没空出来,只能起了个大早,顺便蹭个饭,让您破费了,不怪我吧,高叔叔?”


“……不怪不怪,这算什么。”高劲风被他说得云里雾里都快晕了,只能顺着赵云澜的话说下去,“那什么,还上课你就快回去吧。”


高劲风看着赵云澜推开门走出去,才稍微感觉出了那么一点儿不对劲。


赵云澜不是天天跟沈巍混在一起么,哪里又有需要天天陪着的女朋友了?


要执行秘密任务从警校溜之大吉了,还交了女朋友?


高劲风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感叹一句后生可畏——各方面都是。


沈巍早上还特意在食堂里多呆了一会儿,也没看见赵云澜,直到快到上课时间了,他才只好带着笔记课本离开了食堂。


其实他跟赵云澜呆得久了,早就摸清了赵云澜的规律。


譬如今早的配菜赵云澜就不喜欢,他更喜欢中午那一餐,因为全是肉菜,还会有甜食。


沈巍觉得大概是因为赵云澜今早不想吃食堂,放在平时不会在意什么。只是他总想起昨天晚上赵云澜那个眼神,和事后不对劲的反应,还是有些不放心。


直到他走进教室,特地找了他们惯坐的角落的位置开始上课,都没看见赵云澜的身影。


沈巍等了二十分钟,难得没有听讲,忍不住偷偷按开了手机,想看看有没有赵云澜的消息。


“上课玩手机,被我抓住了吧?”沈巍连消息那一栏都还没按开,就被耳边赵云澜的声音吓了一个激灵,“对不起啊,我来晚……”


“哎,那名同学,你迟到了。”台上是个戴了眼镜的年轻女老师,眼看着赵云澜从后门摸进来,钻进角落里的位置,一进来就找同学聊天。她看着赵云澜倒是挺眼熟的,就以为是这个班里的学生,“你什么名字,来,班委记一下。”


班委:“……”


“我是来蹭课的,老师,”赵云澜迅速对着女老师绽放一个灿烂得不行的笑容,乍看起来居然还真的有那么几丝开朗认真的好学生模样,“我特别喜欢您的课,所以每次都来听,今天来晚了点,我叫赵云澜,您可以记下来,班委就算了吧。”


女老师被赵云澜油嘴滑舌的模样逗笑了,斥了句赵云澜没正形就让他坐下了。


赵云澜笑嘻嘻地坐下来,结果沈巍表情却不像是那么回事了。他收起手机,看也没看赵云澜,低头写起了笔记。


“干嘛呀?”赵云澜看了心里奇怪,心想可能是怪自己来晚了,便趁老师不注意,凑到沈巍耳边给他小声解释,“我早上起来晚了,就来晚了二十分钟,你……”


“我要听课。”沈巍虽然没推开他,却闪开了脸,活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的小媳妇样,“你挡着我了。”


赵云澜:?


赵云澜觉得自己才是有天大的委屈,为了能陪他上课特地起了个大早,早上没电车,他跑着去了警局,又费了好大的劲才赶了回来不说,最后还被沈巍嫌弃了。赵云澜也有点赌气,好像昨天今天所有被他强行压在心里的情绪一下子都涌了上来,他也当即扭开了脸,趴在桌子上,不理沈巍了。


沈巍本来只是气赵云澜连对着女老师都没个正经,到处沾花惹草,他心里又急又气,结果话说出口,他也觉得是自己越界了。本来能和赵云澜待在一起就很开心的心情,如今自己却越来越不满足,就连赵云澜对着路边的什么人笑笑,他都觉得心里好像凉了一凉。


沈巍知道自己对赵云澜的那点心思,从第一面开始就注定不会是那种纯洁的朋友感情,所以他才害怕,害怕赵云澜知道自己的心思,害怕赵云澜觉得自己奇怪,更害怕赵云澜会因此疏远自己。


沈巍觉得自己有些时候真的很自私,可是他就是不愿意跟别人分享那个总喜欢解开制服的头两颗纽扣,头发乱糟糟的,还总冲着自己笑的赵云澜。


沈巍说完之后就觉得自己做错了,可他更没想到赵云澜果真就不再挡着自己,兀自趴在了桌子上不说话了。


沈巍一下子慌了起来,要是放在平常,赵云澜肯定不会这么听话,说不定还得故意戳戳自己晃晃自己,弄得自己最后又生气又无奈对他屈服了他才开心。


沈巍虽然觉得那样的赵云澜虽然烦人得很,但现在这样的赵云澜,却好像不是赵云澜了似的。


沈巍抿了抿唇,想跟赵云澜说声对不起,都是自己的错,自己不该跟他闹脾气,想让赵云澜跟自己说几句话,但是又怕打扰赵云澜睡觉,只能手足无措地坐着,隔几分钟就看一眼他。


赵云澜趴在桌子上,早上那一趟把他折腾得不行,早就累了,没几分钟就睡得不省人事,浑然不知坐在旁边的沈巍已经急成了什么样。


赵云澜就这样睡过了一整个上午,才算是把昨天晚上没睡好的觉给补了回来,他醒的时候,肚子正好咕噜叫了一声。


嗯,饿醒了。


赵云澜腰酸背痛地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才看见自己还在教室里,而旁边的沈巍已经不见了。


赵云澜一下子就回想起了早上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别扭,心里顿时悔恨得不行,心想明明是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自己怎么就能把怒气迁到沈巍身上呢?


更何况,明明应该是自己心虚才对啊……


赵云澜顿时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他觉得沈巍肯定是生气了。他心里有点难受,刚刚还觉得饿,现在却连动都不想动,就只静静地靠在椅背上。他看着空无一人的教室,还有旁边空荡荡的位置,突然生出了一股寂寞的感觉出来。


罢了,赵云澜甚至自暴自弃地心想,反正迟早是要适应的,早半个月和晚半个月都一样。


沈巍拎着一袋子吃的走进教室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赵云澜低着头,一点生气都没有似的靠在座位上。本来就瘦削的人,眼下看起来好像是缩起来了似的,更显得是小小的一团,莫名透露出了一股很委屈的感觉。沈巍看着,觉得自己心里好像被什么狠狠扎了一下一样疼了起来。


我真想抱抱他,沈巍心想,我真想抱他。


然后沈巍就真的走了过去,手上还挂着学校便利店的袋子,就这样把缩在座位上的赵云澜抱进了怀里。


塑料袋刺啦刺啦的声音刺耳得很,伴着教室外的蝉鸣声,还有沈巍衣服上淡淡的皂角清香。赵云澜被拥入怀中的一瞬间觉得,自己大概是被一整个夏天揽入了怀中。


“对不起。”沈巍说,声音里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害怕,话尾居然带了一丝颤音,“赵云澜,对不起。”


才没有人对不起我,你最没有。赵云澜心说,他的手被空调吹的有点冷,而沈巍身上还带了三分外面的暑气。于是赵云澜老实不客气地直接伸手搂住了沈巍的腰,搂上了还不算,甚至还蹭了蹭,占足了便宜。


沈巍感觉自己腰被搂住,赵云澜冷呼呼的手贴上来,有点凉,可是被驱掉了热气又很舒服,一切都好像是往命中注定的方向发展。沈巍顿了顿,忽然觉得,好像就是现在了。


于是沈巍凑在赵云澜耳边,轻轻的,小心的,满是期冀又像是飞蛾扑火般地开口。


赵云澜,沈巍说,我喜欢你。

 


后来赵云澜每次想起这一天的时候,都觉得好像是黑压压的天,终于被劈开了一道口子。赵云澜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地上,看着从那条缝里透进来的珍贵的阳光,哪怕少得可怜,却是他每一次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让他继续迈出下一步追逐的希望。


可是当时的赵云澜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沈巍运气真是太背了,可能出门没看黄历,不然黄历一定会告诉他不宜告白,他又觉得或许是自己一语成谶,早上就不该和高劲风扯皮说沈巍是自己女朋友。


赵云澜脑子里天马行空,沈巍却因为听不到回应,也没有被推开,心里慌得不行。他看不到赵云澜的脸,不知道赵云澜是怎么想的,咬住嘴唇等了好半天,终于自己没忍住先放开了赵云澜,仔仔细细去看赵云澜的神色,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不敢追问。


“嗯。”赵云澜神色没变,跟首长视察似的点了点头。沈巍不知道“嗯”是什么意思,刚想开口,就听到赵云澜又来了一句,“那你算不算是我女朋友?”


沈巍愣了愣,心说怎么会是女朋友呢?他刚想说不是,才又猛地反应过来赵云澜这是答应了的意思,一瞬间连纠正男女都忘了,只呆愣愣地看着赵云澜,心里一瞬间觉得好像是做梦一样。


“我……”沈巍没忍住吞了一下口水,结果再开口还是差点哑住了喉咙,“我没开玩笑。赵云澜,我是认真的。”


“说得好像谁不是一样,你没开玩笑我就开了?”赵云澜手一提把沈巍给拉到了座位上,语气跟往常一样的就去扒拉沈巍手上的便利袋子,“刚才去买吃的了?我快饿死了,快先给我点,吃完再谈恋爱。”


沈巍:“……”


沈巍赶紧解开袋子,把里面的东西都摆到了赵云澜面前,看赵云澜想吃哪个,就给他扒开包装袋之后再递给他,还贴心地把饮料都拧开了口。


赵云澜跟土皇帝一样被伺候得很满意,吃了两口之后终于不那么饿了,才有了力气继续聊骚。


“沈巍。”赵云澜嘴里还填着一嘴的饭团,说话都含含糊糊的,让人听不清楚,声音也黏黏糊糊的,就跟他手里的饭团一样,“你就跟古代伺候皇帝的宫女一样。哎,你小时候是不是喜欢看这种少女漫画啊?”


沈巍:“……”


沈巍心说我为什么要指望能跟赵云澜正儿八经地谈恋爱?


这么一想他就释然了,自己也摸了个饭团扒开吃了起来。


赵云澜看他那样,对着沈巍笑笑,然后没再说话,低着头老老实实吃起了自己手里的东西。


该拿你怎么办好啊,赵云澜低着头不动声色地吃着饭团,心里却在苦笑,沈巍啊沈巍,你这样,叫我怎么能做到一言不发就走了?



标签: 剧版镇魂巍澜
评论(60)
热度(1409)
< >
色情与暴力之外
< >
© 老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