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野

【巍澜】无间双龙(警察巍×卧底澜)12

     *警察巍×卧底澜

     *(昨晚的更新看得我差点就不想写了)

     *单数章节现在时间线

       双数章节过去时间线




【七年前的龙城警校】


高劲风看着那张印着赵云澜打架斗殴几个字的通告消息的时候,脸都绿了。


高劲风:“……”


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能明白赵云澜为自己的兄弟打抱不平,却搞不明白赵云澜何必非要和那个人大打出手。


“这不是为了做个铺垫嘛。”赵云澜坐在高劲风对面,笑得一脸理所应当,“不然几天之后我突然消失,之前连个预告都没有,显得不太真实。”


高劲风:“……”


高劲风想知道赵云澜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怎么连这些都能想得到。


“那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什么?”最让高劲风无奈的是,赵云澜又起了个大早,把自己从家里拽了出来请他吃饭,“是警校今天的食堂你也吃不惯,还是你女朋友今天又是一天的课?”


“那倒都没有。”赵云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是觉得上次来这儿吃了回饭,味道还不错,还想再来试试。”


高劲风:“……”


这种心累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高劲风心想,自己大概知道赵队长为什么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了。


“我跟您开玩笑呢,高叔叔。”赵云澜吃完饭一抹嘴,说起了正事,“你能不能让今年的那些实习生早半个月开始实习?”


“为什么?”高劲风话说出口才想起来赵云澜跟沈巍关系挺好的,一下子明白过来,“因为沈巍?”


“对,就算是没有这个处分通告,我也得来找您一趟。”赵云澜也不跟他遮遮掩掩,大大方方就承认了,“沈巍太聪明了,我怕他猜出来。但他要是在我走之前就去实习了,等他休假的时候回来一看,我早走了,他也没地方去讨理由了不是?”


高劲风想了想,觉得单就朋友来说,赵云澜这样属实不地道到了极点。但作为任务,却确实很有必要。他没多想,当即便同意了这个要求。


“你说得很有道理,这样,回去我就让他们改一下通知,今年实习期提前半个月。”高劲风笑呵呵地拍了拍赵云澜的肩膀,“真不错,亏得你还能想到这里。”


赵云澜脸上也跟着笑起来,心里却把高劲风骂了个狗血淋头。


自己真是扔下好好的恋爱不谈,被忽悠去做丢人命的勾当,赵云澜在心里骂,吃饱了撑的。


赵云澜跟高劲风告别之前,还顺走了一盘小龙虾,那是他来的时候特地点的,但是送上来却一口没吃,等要走了,居然要求打包带走。大概其他人也是第一次见从星级酒店打包小龙虾回去的人,搞得高劲风和服务员面面相觑,两面尴尬。


沈巍接着赵云澜电话的时候,正在宿舍收拾东西,他的东西不多,除了书几乎就没别的了。他想了想,又把赵云澜送给他的那个装吊坠的盒子拿了出来,装进了行李箱。他刚把行李箱放好,就听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沈巍走过去一看,赵云澜三个字明晃晃地昭示着存在感,沈巍心没忍住跳得快了些。


“喂?”


“喂?沈巍?”沈巍不知道赵云澜是在哪儿,只听到他那边车水马龙的,还有汽车鸣笛的声音,“你现在在宿舍?”


“嗯,刚刚在收拾行李,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沈巍听着赵云澜张扬跋扈的声音就觉得开心得不行,忍不住就把自己刚刚做什么都给报告了一遍,“你在哪,我刚才听见有车的声音。”


“嗯……你等我一会儿啊!”赵云澜说完这句话,沈巍只听见那边窸窸窣窣了一阵,然后周围安静了不少,“我跟你说,我出来给你带了好吃的,你快到我们常去的那个食堂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回去了。”


“你什么……”


沈巍本来还想问问他怎么大清早的就出学校了,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赵云澜挂掉了电话。


沈巍:“……”


沈巍无奈,放下手机的时候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不知道赵云澜究竟算是什么性子。沈巍心想,说他稳重,他却从来随心而行,说他轻浮,他却时时刻刻把自己放在心上。


大概……这就是喜欢罢了。


沈巍到了楼下的食堂等了好一会儿,等到的,却是浑身泥巴,脏兮兮的赵云澜,身后还跟着红了眼不敢吭声的祝红。


“你怎么了?”赵云澜的造型,一从食堂门口进来就吸引了全场的眼神,沈巍看见了也吓了一跳,他跟赵云澜打电话的时候,可没听说还有这么一遭,于是赶紧把赵云澜扶到了座位上坐好,给他拍了拍身上的土,“身上怎么这么脏?”


“别提了,真晦气。”赵云澜一想起来就心烦,皱着眉把沈巍拉到旁边坐下,才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被压得扁扁的袋子,里面的小龙虾倒是没弄脏,就是造型有点让人难以下咽,“好歹被我护住了这个,你尝尝。”


沈巍想说你就傻了吧唧地护住一袋子小龙虾有什么用,嘴一张却说不出口,只能叹口气,接过赵云澜手里的袋子,放到了桌子上。


“你先跟我说,你这是怎么回事?”沈巍微皱着眉看他,赵云澜虽然脸上没挂伤,但就看身上的污泥也知道绝不会是因为摔了一跤这类的理由。思绪到这儿沈巍想起了还跟在后面的祝红,心里大概有了个猜测,脸上忍不住又沉了沉,“你又跟人打架了?”


“先说好,这次可不是我先动的手。”赵云澜看瞒也瞒不住了,干脆坦白从宽,还皱眉嘟嘴的试图让沈巍心软下来,“我跟你打电话的时候,正抄小路回来,结果刚从那边的学校侧门进来,就看见了前几天那个挨了我一拳的……”


赵云澜说到这儿,忍不住偷偷摸摸地抬眼看了一眼沈巍,看见他果然皱紧了眉,脸也彻底沉了下来,心里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心道完球了。


“咳……”赵云澜咳嗽一声,给自己壮了壮胆,招呼祝红过来,“祝红,来,你自己说,是不是我见义勇为帮了你?”


“……嗯,是、是我今天早上碰见了那人,他想过来找我麻烦。”祝红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还有几丝咬牙切齿,好像是从牙缝里逼出来的意味在里面,“是赵云澜帮的我,沈……沈学长你就别怪他了。”


“可是你前几天刚跟我保证了你不会再跟人打架了!”


沈巍被气了个半死。那天晚上赵云澜可怜巴巴一边给自己顺气一边跟自己保证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可他居然转眼就又跟人打得浑身是土,把跟自己做的保证一股脑地都抛到了脑后。


沈巍看着赵云澜,咬牙切齿,想打下不了手,想骂骂不出口,只能自己恨得牙痒,恨不得找根绳子把赵云澜拴起来,牢牢绑在自己身边时刻看着他才好。


可他再看看祝红,却没了对着赵云澜的时候的那点不忍心,大约是跟因为喜欢同一个人而引起的默契有关。沈巍很久之前就感受到了祝红对自己明显的敌意,一个人平白无故的不喜欢自己,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自己触犯了她的利益。可是沈巍觉得自己跟祝红本来毫无瓜葛,两人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认识赵云澜,这么一想,沈巍就明白了,祝红大约也是喜欢赵云澜的。


有人喜欢赵云澜,沈巍不去吃这些飞醋,可是当赵云澜为了她以身犯险的时候,沈巍就总忍不住想把赵云澜从他们身边拉开,拉得越远越好。


于是沈巍此刻看着祝红,眼里好像全是绝冷的冰碴,就连坐在旁边的赵云澜都被无辜殃及,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哎哎,又不是祝红去找那人的事,她也是受害者,别怪她。”赵云澜不知道自己说的这话才是真的火上浇油,非但不觉得,还觉得自己十分公私分明。伸手拉了一把沈巍,好让他不再那样看着祝红了,“左右我也没受伤,这事就算过去了啊……”


说完他看了看眼眶还是发红的祝红,心里也不愿留她跟沈巍一起分享自己一波三折才好不容易带回来的小龙虾,干脆对她笑了笑。


“你也吓坏了,快回去好好休息吧。”


祝红本来看他俩旁若无人好像自己不存在的样子心里就带着一股气,又被沈巍的眼神看得浑身发冷,原来还觉得赵云澜帮自己说的那几句话让自己感动得不行,没想到下一秒就听到他来了这么一句要赶自己回去,登时被噎得翻了个白眼,瞪着赵云澜的背影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压下了那口恶气,掉头蹬蹬蹬就走了,一步一个脚印踩得震天响。


“……”赵云澜被祝红吓了一跳,颇为不解地去看沈巍,“她就这么想留下来吃小龙虾?”


沈巍:“……”


沈巍心说我才不信你不知道祝红喜欢你,但是他知道赵云澜古灵精怪,既然祝红不说,赵云澜也没有那个意思,他就更没兴趣去挑开这层窗户纸,甚至恨不得所有人一辈子都不开口说起这事来才好。


“赵云澜,那天晚上是不是你亲口跟我保证的?”沈巍虽然愿意放过赵云澜跟祝红的事情,却不能放过赵云澜打架。他压下赵云澜伸过去想掰龙虾的手,压低了声音问他,“就在门口那边的那棵梧桐树下,你自己亲口说的,你不再跟人打架了。”


“是……是我说的,可是你看见他去找自己同学的麻烦,也不能坐视不管吧,反正打他也不是第一次了。”赵云澜心里发虚,只能硬着头皮给自己找理由,试图让自己显得有那么占理一些,“再说了,等出了警校,你出去抓人,能少得了打架吗……”


“那能一样吗!”沈巍真是觉得自己要被赵云澜给活活气死,赵云澜不说才好,一说自己就想起门口贴着那张赵云澜的通告,贴的每个告示栏都有那么一两份,沈巍每次看见都觉得头疼,本来就想再跟赵云澜说一下这个事,结果还没来得及自己再给赵云澜打一遍预防针,他居然迅速麻利地又给自己惹出来了这么一个麻烦,“那天晚上你打架,还好学校只是给你了个警告,结果没过几天你又跟人打架,这次的处分你准备怎么办?万一、万一这次是退学呢?”


沈巍咬牙切齿,一对黑漆漆的眼珠子紧紧地盯着赵云澜。


“你到时候要我怎么办?”


赵云澜低下头不说话了,今天打架属实在他的意料之外。他当时刚抱着一袋子小龙虾从侧门进来,平时走侧门的人就少,再加上一大清早的,赵云澜趁着清闲摇头晃脑地刚想飞奔去食堂找沈巍,就听见了附近那片花坛里有人在说话。


有人说话不奇怪,只是还夹杂着一个女生略有些尖锐的叫喊声。赵云澜听着声音有点熟悉,心里顿时觉得奇怪起来,等他走进了一看,才发现居然是两三个男生,围着祝红在说些什么,打头的正是那天晚上,被赵云澜揍了一拳的那个人。


赵云澜心里的火“蹭”地一下就冒起来了,只觉得又气又好笑,心想怎么还真有这种人,当面怂的要死,却背后里找人麻烦,也不知道是真想从祝红嘴里打听到点什么,还是只想趁这个机会占点便宜罢了。


找自己的茬可以,赵云澜心想,占女同学便宜不行。


他把小龙虾往怀里一揣,挺着鼓鼓囊囊的胸脯走过去,往他们中间一站,刚好把祝红护在了身后,表情倒是颇有点英雄救美的帅气,只是他怀里还露出了一点火红的小龙虾的颜色,甚至浑身上下都有股麻辣小龙虾的味道,实在是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好笑。


眼前那人一看是赵云澜,顿时乐了,大概是觉得他们两三个人,人多力量大,赵云澜一过来,无疑是往枪口上撞,他们总能把赵云澜给好好修理一顿。赵云澜不以为然,他抬头看了看,确定这边没什么监控,心说天助我也,然后朝着他们勾起嘴角格外阳光灿烂地笑了一下。


那人一看恼了,冲着赵云澜就是一拳挥了过去,可惜赵云澜实践课的年级第一不是白得,轻轻松松地闪开,还颇为下流地冲着他的裆部就是一脚。


祝红:“……”


那人登时捂着裆蹲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喊了起来,剩下两个人一个去扶他,另一个朝着赵云澜冲了过来。赵云澜一手护着怀里的小龙虾,另一只手被迫挡着那人不断挥过来的拳头,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手来反击。赵云澜不停地后退,没注意后面的花坛,一屁股坐了进去。


“我去……”


赵云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完了,衣服脏了,这下要被沈巍看出来了。没等他从懊恼中回过神来,那人一看是个好机会,居然一下子扑了过来。赵云澜吓了一跳,心想反正脏都脏了,不缺这一下,就势在花坛里滚了一滚,躲开了那人。他一个翻身跳起来,一脚就踹上了那人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的屁股上。


三个人伤了两个,还都是不怎么说得出口的部位,剩下那个索性打也不打了,扶着他俩赶紧一瘸一拐地就走了。


赵云澜气得呸了一声,刚想拍拍身上的土,就看见了怀里的小龙虾因为刚刚那一滚,差不多变成了扁扁的小龙虾饼。


赵云澜:“……”


祝红不知道赵云澜为什么对那一袋子小龙虾这么在意,不过赵云澜帮她解围,她也是真的很感动。女孩子本来被那几个人吓得不轻,眼眶都红了,但是被自己喜欢的人英雄救美的滋味梦幻美好得令她难以想象,好像是死灰复燃的前兆一样,祝红只觉得心里暖呼呼的。


“赵云澜……”祝红看着他,小声地问,“你没事吧?”


“有事。”赵云澜看也没看祝红,只觉得大清早的实在是晦气,一想起本来可以跟沈巍好好吃个饭,他还特地去讹了高劲风一顿小龙虾,就是为了哄沈巍,好让他别再为了那天的事生气,结果搞成了现在的模样。顿时就气得不行,捎带着跟祝红说话的语气也恶劣了不少:“要死了。”


说完就大跨步从花坛里走了出去,竟然是理也不理祝红了。祝红一下子又慌张起来,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眼眶又红起来,只能跟在赵云澜后面,一路跟去了食堂。


“其实……”赵云澜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沈巍,又低下头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开口,“我看了,那里没监控,也没人看见我们……再说了,他们先动的手,总不会恶人先告状吧……”


说完看沈巍还要开口说些什么,赶紧又补上一句。


“我错了错了,没人看见也错了。但是你放心,这次没处分,我也不用被退学,真的。”


沈巍看着赵云澜这幅变脸比翻书还快的样子,真是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说他才好,眼下听见不会被处分,虽然还是气得不行,但好歹是松了口气。


“你……你真是要把我气死才肯罢休。”


“谁说的,气死你我不就守寡了。”赵云澜一张嘴活像是没安把手的厕所门,嘴一张说出什么来都有可能,“我今早还特地为了你起了个大早出去买的小龙虾,就是刚才被我压了一下,虽然看着不怎么好看了,我觉得还是能吃的……你尝尝?”


沈巍看着那一袋子惨不忍睹的小龙虾,实在是没有下去手的欲望,不过他想着既然是赵云澜特地出去买的,就算不好吃自己也不能浪费了。于是他点点头,刚想伸手拿起一个扒了,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沈巍想不出来这么早除了赵云澜还有谁能打给自己,掏出手机的时候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赵云澜,赵云澜大概也好奇得很,而且表达的方式也分外直接——他干脆把耳朵凑了上来。


“……”沈巍无奈,他看着号码也不熟悉,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只好先按了接听键,把手机放在了自己和赵云澜的耳朵之间,“喂,你好,我是沈巍。”


“我是龙城公安局重案组人事。”电话那边的女声彬彬有礼,但她下一秒说出来的话却让沈巍愣住了,“是这样的,我们刚接到通知,今年的实习生,需要提前半个月来警局报到。”


赵云澜一听就站起来了,头也不回地就走出了食堂。


沈巍猜赵云澜肯定是耍脾气了,却不知道赵云澜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心里也有些不愉快警局的决定,但还是尽量礼貌地答应了下来,耐心地说了再见,才拿起了桌子上那袋子小龙虾,追了出去。


“赵云澜!”沈巍终于在食堂拐角处的树下看见了赵云澜,沈巍猜赵云澜大概也是走出来了才觉得自己有点冲动,于是就呆在这里等着自己,这么一想他心里更觉得不是滋味了些,好像是觉得实习提前了是自己的错似的,他放缓了声音去哄赵云澜,“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


“又不是你的错道什么歉?”


赵云澜一听扭头又走了,也着实没想到高劲风的动作这么快,说回去就安排就绝不多拖一点时间。赵云澜心里知道是自己要求的,又不敢对沈巍说,心里又害怕看见沈巍的反应,于是刚才直接站起来走了出来,结果没想到沈巍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跟自己道歉,赵云澜真是什么苦什么恨都只能憋在心里,把自己生生憋成了个气球,生怕被沈巍看出什么来,于是只顾低着头一个劲地往前走,一点儿不管沈巍很在后面一声一声地喊自己的名字。


“赵云澜,你别这样。”沈巍当赵云澜还是小孩脾气,刚刚那阵心慌过去,现在只觉得赵云澜这样实在是跟幼儿园里闹脾气的小孩子没什么两样,心里觉得好笑,又觉得赵云澜这样好像是因为太舍不得自己了似的,还有点开心。于是他跟在赵云澜后面,笑着跟他商量,“两周放一次假,一放假我就回来找你,好不好?”


赵云澜突然停下脚步,转回身子来,有点古怪地看着沈巍。


“你回来万一找不到我呢?”


“那我就等着你啊。”沈巍以为赵云澜是说自己回来的时候,指不定他是去上课打球还是在宿舍,于是忍不住嘴角又弯了一些,“实在等不到你,我就给你打电话发消息,你总不会不理我了吧?”


赵云澜一瞬间觉得自己要被这股负罪感压垮了。


他没说话,只是把沈巍手里的小龙虾抢了过来,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


赎什么罪,赔什么理,赵云澜心想,我要一辈子都对不起沈巍了,区区一份小龙虾,根本承受不住自己这份滔天巨浪一样的愧意,反而衬得沈巍对自己的这份情谊都廉价了。


“哎……”沈巍还没反应过来,赵云澜已经麻利地把袋子扔进了垃圾箱,顿时可惜的不行,“你特地起了个大早出去买的,怎么这么浪费?”


“不浪费。”赵云澜心说一点都不浪费,反正不是自己花钱买的。他伸手把沈巍拉过来,两个人靠在一起往前走着,他偷偷捏了捏沈巍的掌心,极小声地对沈巍说,“等以后有机会的,我再陪你一起去吃。”


沈巍笑着点点头,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以为的有机会,和赵云澜说的有机会,是完完全全的两个意思。


祝红负气跑回宿舍,趴在桌子上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直到她的几个舍友捧着手机看学校的论坛,突然跟羊癫疯一样吱吱哇哇叫了起来,祝红才勉强把注意力从今天早上的事情上挪开了,她皱眉看着,不知道她们在兴奋些什么。


“祝红?”她们笑嘻嘻的一边看论坛一边招呼她,“你快打开学校论坛,要炸了!”


一般来说,对于她们这些还处在青春期的尾巴上的小女生而言,“要炸了”一般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她们看见了一个绝世大帅哥。

 

第二,她们看见了大于等于两个的绝世大帅哥。


祝红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点儿不想看今天又有什么八卦秘闻,更何况这个论坛对她伤害颇深,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你快看看呀,祝红!”其中一个舍友大约是个人来疯的性格,现在正实力演绎什么叫“旋转跳跃我不停歇”,“又是咱们班的赵云澜和大三的沈巍!”


祝红:“?”


祝红心里顿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她打开手机进入论坛,扑面而来的跟赵云澜和沈巍有关的帖子差点让她花了眼。她随手戳进去了一个,光是标题就差点让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震惊】龙城双煞光天化日手拉手疑似恋爱!”


祝红:“……”


“你在看这个?”那个舍友凑过来,莫名其妙笑得一脸的奸淫,“下面有别人偷拍的照片,他俩偷偷……对对,就是这张!”


祝红一张脸变成了菜色,那张照片拍得其实不怎么清楚,但确实能看得到是两个男生走在一起。乍一看没什么,再仔细看却发现两根胳膊紧紧地贴在一起,手也靠在一起,分明是紧握在一起的模样。


“这……也没什么吧?”祝红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她得帮赵云澜和沈巍一把,跟喜不喜欢没关系,她就算不喜欢沈巍,也觉得实在不能任由他们在背后里这么被任意调笑,“关系很好而已……”


可惜她的舍友们根本听不下去,手舞足蹈的仿佛是自己找到了男朋友一样。祝红看了心里不是滋味,于是把这个帖子转给了大庆。


然而两个当事人根本没有察觉到什么,赵云澜跟沈巍一起晃到了一处僻静点的小树林,赵云澜一看就乐了。


“沈学长,刚刚就一直拉着手不放开。”赵云澜笑得一脸揶揄,“现在还要把我拐进小树林?”


沈巍:“……”


沈巍本来没那个意思,不过是觉得今天早上确实有些对不起赵云澜。自从赵云澜偷偷摸摸捏自己的手开始,他就反手握住了赵云澜的,不愿意松开了。只是赵云澜说话实在太不是那么回事,沈巍当即皱了皱眉,牵着赵云澜转头就要走。


赵云澜心说你不想干坏事我还想干呢,还想逗逗沈巍,结果还没等话说出口,大庆就打来了电话。


“恭喜你,赵云澜,”大庆在电话那头气得磨牙,声音通过电流传过来就显得格外阴恻恻的,“你跟沈巍算是对全学校公开出柜了。”




标签: 剧版镇魂巍澜
评论(60)
热度(1155)
< >
色情与暴力之外
< >
© 老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