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野

【巍澜】无间双龙(警察巍×卧底澜)13

     *警察巍×卧底澜

     *大概五章之内就能完结啦

     *单数章节现在时间线

       双数章节过去时间线

 



“你不走?好。”赵云澜闻言,收了刚刚懒散的表情,对着沈巍点了点头。沈巍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也跟着呆愣愣地点了一下头。赵云澜一看他点头,手上立刻摸上了他的左胸口,“那我问你,你这里,是怎么回事?”


沈巍哽了一下,没想到赵云澜会问起来。


他本来也想问问那天那个人是不是赵云澜,可是他又想,问了又有什么意义?难道要等赵云澜承认之后,告诉他自己因为他中了一枪,还差点死了吗?


哪个警察身上没有点伤,就连老楚身上,也是各型各色的伤疤,浑身都是,沈巍见过一次,顿时觉得自己身上实在是还算好,唯一显眼的,也只有胸口上这块而已,也不知道是因为当初没有养好,还是因为心里心外都带了伤,养不好。


“之前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没注意,让人打中了。”沈巍跟着在自己胸口摸了一下,那里早就不疼了,只是隔着衣服摸起来,仍还有些凹凸不平。他笑得云淡风轻,好像这真的就是一件两三句话就能带过去的事情似的,“幸运的是打偏了几毫米,没正中心脏,后来他们把我送去了医院,住了几天,就好了。”


绝口不提当年那个伤口有多么危险,也不提当年他在鬼门关上走了几遭,千言万语,千万种委屈,也只化成了一句轻飘飘的“就好了”。


沈巍不想用这些来博同情,尤其是赵云澜的,他更不想用这些让赵云澜愧疚,哪怕……哪怕是赵云澜有一天不愿意跟自己在一起了,他也不愿意再揭开自己的伤疤,血淋淋的,实在算不上好看。


再说,世上有哪个人不愿意自己在心上人的心里最是光鲜亮丽?沈巍也不例外,可是除了这些,他心想,更是因为两个人早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对彼此而言,总想着用属于成年人的方式来保护对方,不想让对方受伤,不想让对方伤心,连担忧,都不愿意让对方因为这些多费心神。


就好比是,他们对彼此最习惯说的,早就不知不觉变成了“我没事”和“别担心”。


可是他们偏偏又做不到真正的我没事和不担心,就好比最最求而不得,他们算得上是可以独当一面,可就算有天大的本事,却唯独做不到让彼此放下心来。只要他们还有一天分离,就一天做不到真正安心,刻骨相思最难忘,好像每时每刻都如鸷击狼噬每天都不得安宁。万幸的是,好在他们已经这样过了七年,就好像是药吃多了会有抗药性,而苦到极致的思念经历得多了,好像也就没那么苦了。


赵云澜本来一开始没注意到沈巍胸前的伤口,直到两个人赤身裸体交缠在了一起之后,不经意间摸到了手下这块凹凸不平的皮肤,这块伤疤好像烫手一样,一下子就让赵云澜清醒了过来,这是心脏,赵云澜心想,再偏一点点,沈巍就要死了,我就见不到他了。


赵云澜摸着沈巍胸前的那块伤疤,垂下了眼睛。


最让赵云澜觉得锥心刺骨无法接受的是,原来自己无论再吃多少苦受多少累,终究是无法替沈巍承担一点点的。


“什么时候的事?”


“两年前了。”沈巍不想跟他说这个,说起来伤口虽然不疼,但他每想起当时跟赵云澜擦肩而过,总要再一遍回味那种几乎绝望的无可奈何,心里还是难受得很,于是干脆笑着,轻轻拍了拍赵云澜还僵硬着的身子,想让他放松下来,转移了话题,“夜尊伤的怎么样?”


“……”赵云澜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沈巍说清楚“你打伤了夜尊的肩膀所以夜尊就打伤了我的肩膀”这回事,但是涉及案子又不好对着沈巍撒谎,于是只好含糊其辞,“就……上半身。”


沈巍:“……”


沈巍心说脑袋也是上半身,可是他实在不是这种能抬杠的人,只能带着三分无奈的笑,跟求饶似的,再问了一遍赵云澜。


“上半身哪儿?”


“……肩膀。”赵云澜无法,只能实话实说,房间里光线昏暗,看不清沈巍的表情,只能从沈巍的呼吸声里感觉到他好像顿了一顿。心下惴惴,但赵云澜还是硬着头皮补上了下一句,“跟我一样,左肩。”


“……他居然是这样性格的人?”沈巍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顿时又气又恨,气的是当初自己怎么没有真的一枪打爆夜尊的头,恨的是偏偏就是还没到收拾夜尊的时候,大概是气的狠了,登时怒极反笑起来,“他还真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那你就不会躲开?!”


说完大概也觉得自己实在过激了,自己又不是不清楚,赵云澜如何躲开?赵云澜躲过了肩膀上的伤,丢的可能就是性命了。他不再说话,只是把怀里的赵云澜又抱得紧了些。


“对不起。”过了好一会儿沈巍才开口,也不知道刚刚心里是想到了些什么,这时候声音居然带了一层虚无缥缈的哭腔,想解释,张了张嘴,却也只能说出一句,“……我不是故意的。”


赵云澜刚刚被沈巍吼了一嗓子没觉得生气,倒是觉得新奇极了,记忆中沈巍鲜少有这么情绪外放的时候,有什么事也从来都是一个人憋在心里,除了被自己逗狠了,偶尔会警告自己一两句,但顶了天也是“别说了”和“别这样”的程度,像今天这样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我又没生气,知道你关心我。”赵云澜还是想笑,心里喜滋滋的,觉得沈巍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些,一面又担忧沈巍这么含蓄的性子怎么能拿捏好手下的那一干小警察,却浑然不知沈巍不过是只对着他才这么温顺罢了,在重案组只要说上一句组长来了,不知要比狼来了管用上多少倍,“再说了,你就是故意的我也不还得受着?”


沈巍这下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在黑暗里紧紧地抱住赵云澜。


赵云澜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戳中了沈巍难得一见的那个脆弱的开关,有些无奈,只能乖乖地任他抱着。两个人趁着微凉的夜幕,似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把每一秒的味道都尝个极致。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云澜觉得自己又快要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的时候,沈巍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两个人都愣住了,好像在这个狭隘的杂货铺里,两个人都与世隔绝了一样,似乎全世界也不过是只有彼此,所有一切也都不过只剩下跟对方有关的那些罢了,而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一下子破坏了这份来之不易的保护层,吓得躲在下面相拥取暖的两个人居然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铃声还在坚挺地响着,赵云澜先回过神来,推了推沈巍。


“是不是警局的消息?”


沈巍这才反应了过来,摸索着拿起了自己的外套,拿出了口袋里的手机。


“组长?”大庆火急火燎的声音下一子透过话筒,瞬间传遍了整个狭窄又安静的房间的角角落落,也窜进了赵云澜的耳朵,“烛九老楚和祝红他们在警局审着,说是还没松口,但是我刚刚把林静喊来了现场,用他的那个什么仪器……哎?什么名字来着?林静——?你那个——”


“讲重点。”沈巍头疼不已,要说大庆靠不靠谱,那必然是靠谱的。他很让沈巍放心,但是又偏偏身上带了一堆小毛病,就譬如说现在明明自己也急得不行,但是就是忍不住自己话痨的习惯。沈巍一点都不想知道林静用了什么样的技术,左右跟案子没太大关系,他属实不知道大庆为什么非要不惜费这么大的功夫也要把这个仪器的名字说出来,“先别喊他了,你先说发现了什么。”


赵云澜在旁边听了心里好笑,觉得大庆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浑身的毛病,好像还是当年那个被自己嘲笑够不着球框的小少年一样,七年的光阴一点儿没在他身上留下痕迹。这样想着,赵云澜又一下子羡慕起他来,羡慕他们能一起光明正大穿着警服办案,能堂堂正正的说出“我是警察”,赵云澜忍不住垂了垂眼,小心藏住了自己一不小心漏出来的低沉。


“……算了算了,组长说不听了!”大庆大概还在跟林静喊话,听了沈巍的话这才不问了,老老实实地跟沈巍报告起来,“一开始都没注意,林静来了才发现地下室下面还有个密室,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资料,我猜其中大概也有夜尊拜托他洗钱的各种来源和去向的资料,然后随手一翻,就…………”


“然后呢?”沈巍心下一喜,心想有了这些资料,想必很容易就能查到夜尊的那些旮旮旯旯的勾当,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大庆却沉默了起来,“怎么不说了?”


“然后……”大庆顿了顿,语气里有迟疑,有不可置信,还有一丝像是快要丧失了希望的乞求,“组长,你先告诉我,赵云澜他在这个案子里究竟做了些什么龌龊事?”


赵云澜:“……”


“他怎么这样啊?”赵云澜哭笑不得,对着沈巍做口型,可能是觉得光线太暗了点,于是只好也发出了一点声音,“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骂我?还敢威胁你?”


“组长?你那边还有别人?”


大庆耳朵尖,听到了沈巍那边似乎是还有其他男人的声音,心里紧张了一下,心道没想到沈巍身边还有别人,那他断然不会跟自己讨论赵云澜的事情了,结果没想到沈巍下一秒还是回答了他。


“你问这个做什么?”沈巍伸手轻轻捂住了赵云澜的嘴,示意他不要说话,嘴上对着大庆却没了手上的那份轻柔,“你拿赵云澜胁迫我?”


“没没没没有,你俩我一个也不敢惹。”大庆叫苦不迭,心想他们组长今天怎么这样啊,一反常态地当着其他人的面跟自己说起了赵云澜,还这样不给自己留面子,听那语气活像是要扒了自己的皮一样,“我是在这些资料里看见赵云澜了,又不敢让其他人看见,只能自己守在这边,刚刚给局里打电话他们说你没回去,他们又不敢给你打电话,只能我打给你……组长你快回来我一人能承受不来啊!”


赵云澜:“……”


沈巍:“……”


沈巍应了下来,挂了电话就开始穿外套。赵云澜被大庆搞得气也不是,笑也不是,酝酿半天扯出了一个不知道有多么难看的假笑。


“他这几年就出落成这模样了?”


沈巍听了他的话,居然还笑了出来,笑完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赵云澜这话,只能又颇为责怪地看了赵云澜一眼。


“一会儿那些资料怎么处理?”沈巍看他,“继续对他含糊过去?”


“他自己猜出来了那就告诉他,没本事猜不出来那就继续瞒着,我可是签了保密协议的。”赵云澜想起大庆刚刚几句话里明着暗着怼了自己好几句就好笑,忍不住也编排了他几句,“瞅他那样吧……我跟你一起过去。”


“你不许去!”沈巍刚穿好外套,一听赵云澜这样说一下子急了起来,差点一用力直接把赵云澜按在床上,可又顾忌他的枪伤不敢用力,“你去了被他们看见了怎么办?!”


“夜尊给烛九的资料我都不知道有哪些,我去看看有什么值得他今天不惜被打伤也要拿回来的。”赵云澜不依他,自己爬下了床,扒拉了一下地上的那件全是血迹的衣服,捡起来就着月光一看才发现是自己的外套,不禁沉默了,“……我衣服咋变成这样了?”


说完自己也想起来,就是自己亲手把它用来绑伤口来着,顿时悲从中来。


“算了算了,就这样穿着去吧……”


沈巍无奈,只好先拉住他,再脱了刚穿好的外套,披在了赵云澜身上。


“你穿着这个,一会儿也不至于太打眼。”


赵云澜穿上了沈巍的制服外套,他低头看着肩上的徽章,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穿着警服才打眼,赵云澜心说,可是他又想,七年了,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穿上警服。


沈巍看出了他心里在想什么,悄悄牵上了赵云澜的手。


“我们走吧。”


大庆终于等来沈巍的时候,忍不住松了一大口气。


一直有人想过来把这些资料都先整理起来,走来走去的,大庆不放心,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密室门口,来一个赶一个,说辞都是一样的。


“组长说不许动,组长一会儿就来了,组长……”


组长两个字一出口,就吓退一半,说不了三遍就吓得一个字也不剩了。


大庆一看外面吵吵嚷嚷说组长来了,一下子就蹦了起来窜出去,看见沈巍站在楼前那块场地里正跟林静说些什么,差点冲上去直接抱大腿了。


“组长!”大庆以前上学的时候总喜欢跟着赵云澜,从幼儿园跟到了大学,好像是天塌了也有赵云澜给顶着一样,虽然往往赵云澜才是给天戳破个窟窿的那个。后来赵云澜走了,但是沈巍在他心里却成了赵云澜的替身一样的存在,颇有些夫债夫偿意味在里面似的,他便又果断黏上了沈巍,眼下冲了出来就差抱住沈巍的大腿了,“你可来了,我想死你了!”


赵云澜:“……”


“……”沈巍无奈,他知道大庆是因为当年自己跟赵云澜的那层关系才愿意亲近自己,可是长久的孤单,总让他们这两个有共同牵挂的人,在长达七年的寂寞里,不自觉就变得亲密起来。沈巍知道大庆对于赵云澜的感情绝不会比自己的少,只是站在不同的立场上,表现出来的方式不一样罢了,所以他非但不讨厌大庆,相反的,就好像看见大庆,才觉得当年的那段时光是真实发生过的,而不仅仅是他自己的一场梦,眼下沈巍看着大庆一脸快要崩溃了的表情,只好又草草地问了林静几句关于密室的事,就把大庆招呼过来了,“刚刚你一直守在门口?”


“是啊,我又不敢让他们进去乱翻。”大庆还奇怪为什么沈巍只穿着里面的衬衣就来了,明明沈巍白天执行任务的时候还穿着外套,“你刚才是回家了?”


“没有。”沈巍摇了摇头,让大庆把人都喊过来,却偷偷对着站在角落里的赵云澜使了个眼色,“把人都喊过来,我看看都查到了什么。”


大庆大概是懒得跑腿了,拿起了个大喇叭就开始吼,什么组长来了,组长要翻牌了,快把绿头牌端上来,喊得赵云澜心里一阵无语,心说幸亏这边是块废楼区,也没人告他扰民。


不一会儿人就都来了,沈巍看着赵云澜趁机溜进了楼里,才放下心来,让他们一个一个说查出了什么线索。


其实查出来的东西不少,但是对于夜尊的案子有用的却不多,大概是因为比较隐秘,烛九没有把跟夜尊有关的放到明面上。沈巍一边听一边心里想,可能跟夜尊有关的资料,都在那个密室里了。


沈巍草草听完了一遍,大体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无非是早年烛九靠做混混出身,又有点头脑,一来二去竟然在西区自成一派,做不了什么大恶,就干上了洗钱这个生意,后来居然还做出些名气,他发迹大概也就是在这几年,尤其是两年前夜尊从国外回来之后,烛九越发出名了。赵心慈大概早就料到了夜尊迟早会找上烛九,才一直压着不让调查烛九的,而夜尊大概一找烛九就想干点大的,所以烛九才会这么重视,一方面嘴硬不招供,一方面把夜尊的东西藏到了密室里,大概还以为,夜尊有朝一日还会想起来他的恩情来救他一把。


沈巍差不多明白了就点了点头,让他们继续各忙各的,只是别靠近密室那边就行。


“你不去看看?”大庆觉得今天的沈巍实在是奇怪,先是当着别人的面聊起了赵云澜,然后还一反常态地衣冠不整来上班,最后居然放着跟赵云澜有关的东西不去看,实在是跟赵云澜突然变得端庄娇羞了一样不可思议,“那可是……跟赵云澜有关啊!”


“大庆。”沈巍看大庆果然没猜出来,心想那就按赵云澜说的继续瞒着他,他还要给赵云澜拖延出足够的时间,于是他忍不住想起了刚才赵云澜站在黑暗又安静的房间里,轻笑着说大庆“瞅他那样吧”的语气,没忍住笑了出来,见大庆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才又板起脸来,“我一会儿再看,你现在先给老楚祝红他们打个电话,就说夜尊已经抓住了,让他们给烛九透露一下,这才好让他开口。”


大庆先是被沈巍的反常吓了一跳,又被他突如其来的轻笑瘆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直到听见沈巍的安排了,才觉得熟悉了点,好像在他眼里,沈巍只有冷着一张脸布置任务的时候,才是正常的。


大庆麻利地掏出手机拨了电话,原封不动地把沈巍的话传递给了祝红,挂了电话之后才一脸揶揄地看着沈巍。


“什么好事啊?”大庆大概是跟林静呆的时间久了,八卦指数直线上升,全然没了当年荣辱不惊的模样,“不回家还脱了外套……你又谈恋爱了?”


沈巍想问问不回家脱外套怎么就能看出来是谈恋爱了,更想问问这个又字是什么意思,结果他话还没说出口,大庆就一脸控诉地看着他,活像是被负心汉抛弃的小媳妇。


“你这是去对方家里了?”大庆实在是没想到沈巍居然是这么忠贞不一的人,登时替赵云澜生起气来,但转眼又想起了赵云澜的那副到处沾花惹草没正形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又虚了。麻球烦,大庆心里想,赵云澜都那个死样了,要我是沈巍我也移情别恋,于是他看着沈巍,眼神变得格外的真诚:“……挺好的。”


沈巍:“……”


沈巍一点儿不想知道大庆在脑补什么,却又不好放大庆走,只能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大庆闲聊,还要转移话题,正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看见了赵云澜偷偷摸摸地从楼里出来,远远地跟自己比划了个“OK”的手势,然后裹紧外套准备往外走,沈巍赶紧让大庆跟着自己走去了相反的方向,好让赵云澜能从门口走出去。


“你还不去看看那些资料?”大庆不假思索地跟着沈巍走远了,心里却有些担忧,“我担心他们一会儿就该去整理了……”


大庆话没说完,却感觉余光好像瞥到了什么,等他扭头看过去的时候,只看见了一个只穿了警服上衣的男人从门口走了出去,背影有点眼熟。他眯着眼睛转回头来,想了好半天也没想起他们局里有谁是这个身板,直到过了好一会儿,跟着沈巍从侧门进了楼,脑子里才灵光一闪。


“靠!”大庆忍不住骂了一句,“他娘的,那是赵云澜!”


说完掉头就跑了出去,大概还抱了一丝侥幸,觉得自己能追得上赵云澜。


沈巍假装没听到,一路快步走进了密室,把门关了起来。刚刚到赵云澜的短信就发过来了,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沈巍就知道他已经到了安全地方,大庆就算是跑得再快,也找不到赵云澜藏哪儿去了。


沈巍掏出手机,点开了短信。


“夜尊大部分生意的资料都在烛九那里,剩下的还在夜尊那里,他还让烛九调查我,烛九知道我跟你认识,我之前还跟他讲过我跟你的一段情……总之你最近小心一点,我暂时也就先不联系你了。”


沈巍:“……”


沈巍无奈,心说比起夜尊的资料,我更想知道你跟烛九讲的那个一段情是怎么回事。




标签: 剧版镇魂巍澜
评论(29)
热度(1153)
< >
色情与暴力之外
< >
© 老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