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野

【巍澜】无间双龙(警察巍×卧底澜)14

     *警察巍×卧底澜

     *双更 多写了一千字 这章8000+ 

    (不知道自己激动什么)

     *单数章节现在时间线

       双数章节过去时间线




【七年前的龙城警校】

 

赵云澜:“……”


赵云澜挂掉电话的时候,表情很微妙,说生气又没有怒意,说开心眼神中却透露出一丝尴尬,沈巍看不明白,只能开口问他。


“怎么了?”


“沈巍,沈学长,沈老公,”赵云澜心如死灰,“全学校都知道我俩在一起了。”


沈巍:“……”


两个人顿时都感觉有点说不出话来,只能沉默着找了个长椅坐下。赵云澜打开了学校论坛,沈巍凑头过去看,一眼就看见了刚刚他俩手牵手一起走的照片。


“我去……”赵云澜惊呆了,着实没想到自己的亲同学居然个个跟火眼金睛一样,“他们走在路上闲得没事看我俩有没有牵手干嘛?!”


沈巍也没想到,但他更关心的是赵云澜以后怎么办,心说自己虽然一点儿不害怕被人发现自己喜欢赵云澜,可是赵云澜呢?自己过两天就拍拍屁股去警局,留赵云澜自己一个人在学校里,别人对他指指点点怎么办?饶是赵云澜没皮没脸,也断不会喜欢被人戳脊梁骨的。


沈巍一脸担忧地扭头去看赵云澜,结果发现赵云澜非但不怎么伤心,还捧着手机把那几张照片放大了仔细看了起来。


沈巍:“……”


“不用担心我。”赵云澜余光瞥见了沈巍的表情,一边看照片一边安慰他,“我倒是更担心你,这事同学之间说说还行,万一传到了学校领导耳朵里,会不会影响你们警局领导对你的态度?”


“我不担心。”沈巍看着赵云澜,声音还是很轻柔,语气却不容置喙,“喜欢就是喜欢,我不害怕被别人知道。”


“那我就害怕了?”赵云澜一听就笑了,好像是这几天第一次笑得跟从前一样坦荡磊落似的,眉眼弯弯,眼睛里好像是盛了数不清的点点星光,“喜欢就是喜欢,我也不怕。”


沈巍一下子就闭嘴了。


赵云澜永远是这样,沈巍心想,永远都想让别人觉得他都能扛得住,就好像天塌下来他也有办法再护着自己在意的人似的。


可是,沈巍心里又叹口气,可是,自己又何尝不想好好护住他呢。


赵云澜一天手机跟什么热线电话一样,差点就被打爆了。大庆和两个舍友不堪其扰,一人一脚把赵云澜从宿舍驱逐了出去,宿舍门一关不让他进去,说什么时候打完了什么时候回来。手机和宿舍,只能选择一个。


赵云澜也想关机,可是沈巍好像还是不放心似的,时不时给自己发一条消息,大概是因为他自己也被不少人问了,所以才担心自己这边是不是也受到了这样的打扰。


沈巍不知道自己着实是多虑了。赵云澜刚回宿舍,就被一众男生堵在了宿舍楼口,男孩子们之间好像最喜欢的活动就是起哄,数十个人围着赵云澜,非要问他是不是真的摘下了龙城警校的高岭之花。


“天鹅肉配天鹅肉,”赵云澜被这么多人围成了个圈,却一点都不慌乱,甚至还笑盈盈地看了一圈,才贱不抠搜地开口,“不然便宜了你们一群癞蛤蟆?”


几十个男生顿时一哄而散,心想要让赵云澜难堪,简直比登天还难,顿觉无趣,一股脑地就走了。赵云澜乐得清静,美滋滋地回了宿舍。谁料当面的好打发,最难缠的是见不着面还想八卦的那些,一通一通的电话打进来,赵云澜这才有稍微有种惹出麻烦来了的感觉。


第一通就是祝红打来的,尖锐的嗓音差点把赵云澜的鼓膜震破,赵云澜嫌弃地把手机拿远,才觉得是达到了正常的音量。


“你俩怎么搞的?!你知不知道——”祝红在那边气得快要破口大骂,背景音乐是她们宿舍那群已经疯魔了的女生的嘶吼,一下子盖过了祝红的声音,“赵云澜!祝你和沈巍幸福——!”


“……”赵云澜颇有种当场挂电话的冲动,但鉴于这样实在不怎么绅士,他只能强忍着继续聊下去,“谢谢谢谢,我还有事我先…………”


“你跟沈巍谁上谁下啊?!”


“……”赵云澜认真地思考了三秒钟,想了想沈巍的那张小白脸,觉得必然是自己更有男子汉气息一点,于是他笑了笑,开了口,“关你们什么事?!”


说完就挂了电话。简直忍无可忍,赵云澜心说,凭什么跟你们分享我和沈巍的故事。


赵云澜待在宿舍外面又接了好几通电话,挂了好几通电话,实在被蚊子咬得不行了,刚要准备关机回宿舍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备注是“请客吃饭高劲风”。


赵云澜:“……”


这是怕什么来什么,赵云澜心想,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俩的事被警局知道了给沈巍穿小鞋。他叹口气,一面收回了去推宿舍门的手,一面按了接听,继续窝在外面喂蚊子。


“喂?”高劲风这时候一点都不跟他含糊,开门见山地问赵云澜,“你跟沈巍那事是真的?”


“什么呀,”赵云澜心里愁得不行,嘴上却跟他装傻充愣,“我跟沈巍咋了,这事跟案子有关吗,你等等我换个安全点地方再——”


“不用换了,跟案子没关系。”高劲风有点无语,心想也不知道赵云澜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这事说严重,跟案子又没有关系,说不严重,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他被赵云澜这么一说,好像是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直接似的,于是放缓了语气,“我看见你们论坛上说的了,这事我还没报告给赵队长,你现在只跟我说是真是假就好。”


“这样啊……”赵云澜沉吟了一会儿,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高劲风一句,“赵队……我爸他是不是最近不会突然升迁或者调职之类的?”


“?”高劲风被赵云澜搞糊涂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话题变成了赵心慈,但他还是尽量耐心地回答了他,“应该是,怎么了?”


“没怎么,”赵云澜在电话里嘿嘿笑了两声,心里却在破口大骂,心想只要还有你俩在,尤其是赵心慈,那必然少不了要找沈巍的麻烦。这么一想,他心里就发愁,于是只好一副特别真诚的口吻,对着高劲风开了口,“那我俩就是假的,我们两个关系好,同学们闹着玩呢。”


高劲风将信将疑,大概是不太相信闹着玩还能把一整个论坛都闹得热火朝天。


“再说了,过两天我就走了,真真假假,有多大关系啊?”赵云澜趁机煽风点火,活像是什么传销组织的头目,“到时候我连手机号都成空号了,我见不到他,他联系不上我的,您还担心什么啊?”


高劲风心说我也不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就是总觉得赵云澜跟沈巍的事好像不太对劲。其实跟案子没多大关系,但他就是忍不住想刨根问底。


“我这不是怕你忍不住偷偷联系沈……”高劲风说到这里一顿,想起赵云澜说的他俩之间不是那样的关系,赶紧改了口,“你不是还说自己交了女朋友么?我怕你忍不住偷偷联系她。”


“怎么?”赵云澜心里好笑,心说等你知道我女朋友就是沈巍的时候吓死你们这群老滑头,“我要是舍不得女朋友,你们就不让我去了?”


“……”高劲风噎了一下,心说原则上当然是不行的。一个卧底要是真有了二心,当他心底的东西不再是动力而是软肋,还能是完美的卧底吗?于是他想了想才开口,语气格外真挚,“云澜,你要是觉得,因为要离开女朋友而对任务有了不满之心……我们是可以考虑换人的……”


这下轮到赵云澜愣住了。


想离开沈巍吗?不想。


想去做任务吗?也是想的。


高劲风听他沉默了,以为他真的在思考这个事情,忍不住又多说了几句。


“虽然赵队一直一意孤行,非要选择你,但是我知道,他不是觉得你不重要,可有可无……”高劲风叹了口气,觉得这对不愿意坦诚相待的父子实在是让人头疼,“而是,他觉得只有你才能做这个任务。你知道卧底的档案要清白,你们都是学生,没有什么比你们更清白的了,而且卧底更要灵活变通,八面玲珑,除了你,再没有别人了……可是觉得你适合,不代表就舍得你,赵队他……”


“我都知道,高叔叔。”赵云澜打断他,他自己其实都明白,只是心里过不去那个坎罢了,不过他仍然感激高劲风愿意跟自己说这些,哪怕是任务在即,也还愿意先考虑自己的心情,赵云澜终于真心诚意起来,再开口时语气里还有几分不动摇的坚定,“我是舍不得我对象,可我首先是个人,未来还会是个警察,本分的事情我不会不做,更何况……”


“我知道我爸他的意思,我妈当年就是因为缉毒的案子去世的,他是想让我通过这个缉毒案打开心结罢了。”


高劲风松了口气,这几天一直不上不下的一颗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今晚本来想问清楚的沈巍的事情也这样不了了之了。


赵云澜挂了电话,手机也关了机,却没了回宿舍的心思。


他趴在走廊最头上外延的那个阳台里,抬头看了看星星,脑子里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想起了当时亲眼看见她死在自己眼前的时候,那种锥心刺骨难以忍受的痛苦。可是如今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心里再深刻的伤疤也已经结痂脱落,顶多变成了一块只是略有点不平的皮肤而已。他又想起了现在的沈巍,他不愿意自己重视的任何一个人再出现那样的悲剧,他不愿意走赵心慈的老路,于是他才更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哪怕两天之后他跟沈巍就要各奔东西,哪怕这对沈巍而言是极不公平的结果,可自己是一个警察,赵云澜心想,沈巍也是个警察,我们两个人在喜欢彼此之前,在摘掉龙城双煞的头衔之后,赤条条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警察。


所以,我不后悔。


赵云澜最后看了一眼月亮,转身回了宿舍。


沈巍回去之后,确实遇到了不少想要跟自己八卦一下的同学和朋友,但他平时不和赵云澜一样有那样的好人缘,再加上他除了对着赵云澜,对别人也只能达到彬彬有礼地步,更加上又习惯冷着一张脸,居然硬是一直回了宿舍,也没有真的敢上前来问他的。


倒是给自己省了不少麻烦,沈巍心想,可是赵云澜那边断然不会这么风平浪静,沈巍甚至都想象出了一群人围着赵云澜吵吵嚷嚷的模样,赵云澜可能还会没羞没臊地跟他们炫耀……想到这儿,沈巍忍不住笑了笑,真觉得赵云澜就是件宝贝,总要这么肆意张扬才好。


他回了宿舍又好好清点了一遍行李,然后就忍不住给赵云澜发消息。赵云澜一开始回复的还算及时,后来总是时断时续的,沈巍猜着大概是被人连环追问,来不及回复自己,也就不再给赵云澜发了,等他估摸着赵云澜差不多到时间该睡的时候,拨了赵云澜的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机械的女声,礼貌又冷漠地告诉自己,对方的手机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大概是不堪其扰,关机了。沈巍心里想,他一边想着那就等明天见面了再问他,一边也退出了拨号的界面,关掉了手机。


当时的沈巍还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能够打通赵云澜的手机号码。


沈巍总觉得自从跟赵云澜在一起之后,时间就过得飞快,尤其是在实习前的这段时间里,自己没有课,就每天跟赵云澜腻歪在一起。赵云澜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大概也是舍不得沈巍,球也不打了,也是天天一有空就赖在沈巍身边。两个人一天到晚的挨在一处,居然转眼间就到了沈巍要去实习的日子。


沈巍是提前一天走的,还要回家收拾些东西。其实跟沈巍同级的那批实习生从一放假开始就回家去了,沈巍念着赵云澜没有假期,于是就留了下来陪着他,但无论怎么拖,还是到了最后的期限,沈巍不得不走。赵云澜倒也没说什么,只是那天早上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一路跟着他走到了学校门口。


沈巍拖着行李箱在前面走着,听着背后赵云澜模仿自己的脚步声,非要跟自己走成同步,心里有些好笑,又有些酸酸甜甜的感觉混在里面,他走出学校门口,停了下来,回头看着赵云澜。


“就到这儿吧。”沈巍大概是没想到赵云澜会这么黏人,心里又喜欢又不舍得,只能偷偷伸手去捏了捏赵云澜的手心,“半个月之后我就回来了,很快。”


很快,很快,赵云澜在心里嘟囔,很快你就知道我不是个东西了。


“你先走。”赵云澜突然猛地反手捏紧了沈巍的手,疼得沈巍一瞬间觉得快要被捏碎了才松开,赵云澜收回手,藏在背后紧紧地攥起拳头,“你走,我再看看你。”


沈巍无奈,只能拖着行李箱走了几步,忽得停下来想回头看看赵云澜,然后他就看到了,警校校徽下,阳光梧桐,斑驳疏影,赵云澜站在树下的阴影里,一半脸被树影遮住,一半脸被阳光照得熠熠发光,嘴角挑起的弧度让沈巍觉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股想哭的冲动。


赵云澜冲他挥了挥手,沈巍笑笑,拦了辆车,很快赵云澜的身影和龙城警校就都消失不见了。


半个月之后就能再见到他了,沈巍心想,然后他转回了一直往后看的头。车飞快的往前驶去,路边的景色像是逝去的时间一样掠了过去。

是离开,是分别。


沈巍其实是第一次进重案组,被安排跟着局里的前辈先熟悉一下办案流程。


这些他在上课的时候都学过,只是理论和实践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差距,等他真的走了一遍流程之后,居然觉得稍微有些忙乱起来,好不容易从早上忙到了下午,把大体的事项都搞明白之后,才得了一会儿的空闲,沈巍脑子里没了那些案件之后,这才反应过来,赵云澜居然一整天都没有来骚扰自己。


他坐到了给自己准备的那个小角落里,其实重案组很大,来总部的实习生又少,来到重案组的更是只有沈巍一个人,只是他不喜欢被人用新奇的眼神盯着,主动要求换了个人少偏僻的位置。


他手里没有赵云澜的照片,可是他看着其他人的桌子上总是摆了些心上人的相框,心里忍不住也动了一下,心里想着以后也要给赵云澜拍很多照片,到时候摆在桌子上就可以时时刻刻看见他了。想到这儿,他拿出手机,发现赵云澜还是没有给自己发消息,沈巍心想,可能是在上课,也可能是好久没跟他的朋友去打球了,所以玩得忘了时间。沈巍怕打电话会影响到赵云澜,可是又想跟赵云澜聊会天,跟他说说警局里的事情,想来想去,还是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沈巍小心翼翼,嘴角带笑发信息的样子被坐在对面的一个还算年轻的女警员看见了,忍不住打起趣来。


“笑这么开心,跟女朋友聊天?”


沈巍大概没想到那人会突然跟自己说话,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略有些冷清的眼角突然软了下来,弯成了好看的形状。


“不是女朋友,”沈巍说,“是喜欢的人。”


赵云澜收到沈巍短信的时候,刚准备去警局,高劲风说要最后叮嘱自己几句。


沈巍大概以为他在忙,那股小心翼翼的感觉都要冲破屏幕溢出来了,赵云澜看了,心里忍不住泛酸。


赵云澜手里拿着手机,站在路边迟疑起来,琢磨了好久,打了字又删,删完继续打字,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直到天都暗了下来,才给沈巍回复了过去。


“最近很忙,先不要联系我了。”


有点简单,好像又有点疏远,还有点伤人心。


赵云澜点了发送,然后把手机卡从手机里拿了出来,掰成了两半,扔进了脚边的下水道。


大庆躺在床上玩了一晚上的手机,才反应过来已经过了门禁的时间,而赵云澜还没回来。他“蹭”地一下坐了下来,跑到窗户边上扒着往外看,楼下的路灯孤零零的站着,透着昏暗的光,却照不透周围更深的黑暗,大庆没看到有人站在那里。


他拿起手机,拨了赵云澜的手机号,对面铃声响了很多下,最后是机械女声的那句“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


大庆小声骂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真是美色误国,红颜祸水真不只是说说而已。大庆在心里骂赵云澜,觉得赵云澜肯定是舍不得沈巍,偷偷溜出去跟沈巍幽会去了,有了媳妇儿忘了兄弟。大庆一边嘟囔一遍又爬上了床,心里想着等明天见到赵云澜了,非要好好嘲笑他一次不可,等以后要挟赵云澜的时候,就有把柄了。


大庆这么一想,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两眼一闭,滚进被窝里做起了欺负赵云澜的美梦。


沈巍真的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晚上,安静了两天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


自从前一天收到赵云澜的短信之后,他就不敢再给赵云澜打电话了,连发消息都不敢。沈巍不清楚赵云澜在忙些什么,更不知道“最近”这个期限是到哪儿为止,不敢主动去联系赵云澜,只能眼巴巴地等着赵云澜,等赵云澜大发慈悲给自己打一个电话,或者发一条短信,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也好,沈巍心想,哪怕只有一个字,也能让我有大赦天下的感激。


沈巍当时正躺在实习宿舍的床上,手机铃声响起来的一瞬间,沈巍就像是在学校训练场上一样迅速,一下子翻了个身坐了起来,拿起了手机。


是大庆打来的。


沈巍的心脏好像是一下子从高空坠到了地面,离地底还有那么一点的距离,沈巍怀着最后一丝侥幸,接起了电话。


“沈……沈学长?”大庆差点一句沈巍脱口而出,幸好最后刹住了嘴,“赵云澜什么时候回来啊?今天的课他逃了,明天的课他想继续逃?”


沈巍听了心里“咯噔”一下。


“他……”沈巍心慌意乱的,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他没来找我,他还要我最近不要……不要联系他……”


大概是这句话自己亲口说出来,更像是自己捅自己一刀子,沈巍说完之后心里又是一堵,心脏终于坠到了地底。


“哦……哦,”大庆也有些没反应过来,一直理所当然地以为赵云澜是去找沈巍了,结果发现事情不但并非如此,还大相径庭之后,便一下子迷失了方向,只能呆愣着挂了电话,“我知道了,沈……沈学长晚安。”


沈巍直到大庆挂了电话,也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赵云澜跟自己说他最近很忙,难道真忙到了失踪地步?


沈巍迟疑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不知道该不该给赵云澜打电话。


他私心觉得,赵云澜可能会不接大庆的电话,却不会不接自己的,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如果打过去了,赵云澜接了电话,却责问自己为什么打扰他怎么办?


我再等一天,沈巍心说,要是第三天赵云澜还不联系自己,我就给他打电话。


在学校的大庆却没有那么冷静了,他这还是第一次遇到想找赵云澜却找不到的情况。赵云澜这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什么也不在意,其实心里的账本算得比谁都清楚,他想对谁好,那就必然不会让那个人无缘无故地为他担心,所以大庆这次才心慌意乱,实在是不知道这次赵云澜搞什么幺蛾子。


祝红也觉得好像好几天没见到赵云澜了似的,她虽然平时也不常见到赵云澜,但理论课上总会坐在赵云澜附近。然而这两天她在理论课上见都没见到赵云澜的影子,祝红心里奇怪,终于在赵云澜逃课的第三天,拦住了大庆。


女孩子的心思总要比他们细腻一些,祝红想到了另一种情况,于是把大庆给拉到了角落里。


“会不会是……之前论坛上那回事?”


大庆一听,颇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哦……对对对。”大庆点了点头,一瞬间又觉得好像不太对劲,“等等……不对,那沈巍呢?为什么我们还能联系到沈巍?我昨晚还给他打电话了,他也不知道赵云澜去哪儿了。”


“你傻啊!”祝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沈巍都出去实习了,又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尖子生,学校吃饱了撑的,去找沈巍的事?”


“话不能这么说,”大庆虽然也承认沈巍很厉害,但是从小就跟赵云澜待在一起的感情让他下意识就护短起来,“赵云澜也不赖啊,实践课每次都第一,难道他就比沈巍差很多?”


祝红:“……你说呢?”


大庆:“好像是……说得过去。”


“所以啊,”祝红一看大庆也觉得自己说得有道理,顿时更加确定了些,“他肯定是被学校偷偷教育去了,可能还会关禁闭……不是说他们有些错误严重的,除了通告还要被关禁闭么?”


大庆一听,心顿时放下了大半。关禁闭而已,作为赵云澜的资深损友,只要没真的涉及赵云澜的安全,那看赵云澜出点丑,他还是挺喜闻乐见的。再说了,以他对赵云澜的认识,这点事情,赵云澜总能应付过去的。


大庆自己放了心,又想起昨天惊动了沈巍的事,心想完了,等赵云澜从小黑屋里放出来,少不了要削自己一顿,当时二十岁上下的男孩子把所有一切都想得简单又理所当然,于是他赶紧掏出了手机,给沈巍又发了条消息。


“赵云澜大概是因为你俩的事被关禁闭了才联系不上,等他出来了大概就找到他了。”


沈巍收到消息,是在他中午休息的时候,他终于对流程越来越熟悉,原来一天才能完成的工作,现在半天就可以了。他今天还格外加快了速度,原本是想着,空出下午的时间,好好跟赵云澜聊一下,问问他为什么逃课,又是在忙什么。


结果还没等他想好该怎么和赵云澜说,就看到了大庆早就发过来的短信。


沈巍:“……”


沈巍心说“大概”是什么意思,不过又心想,大庆不确定也是应该的,毕竟这件事情影响不好,要是学校还想着护全赵云澜的话,偷偷摸摸地进行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沈巍心想,只是最终他们两个人的事,却是让赵云澜一个人承担了后果。


关禁闭可能一个星期,也可能两个星期,看问题的情况而定,不过沈巍心想,等自己回去了,总是能见到赵云澜的。


赵云澜那天晚上在警局楼下的一个小店里跟高劲风谈了很久,一直谈到晚上那些警察都下班了,赵云澜坐在窗户旁边,眼看见沈巍穿着警察制服从楼里出来,左右看了看车,过了马路。


“今晚还是明天?”高劲风问他,“要是明天,我可以给你找个地方住一晚。”


“今晚。”赵云澜看着沈巍过了马路,往相反的方向走了,沈巍的背影又高又瘦,可是穿着警察制服又透露出一股说不出来的硬朗。赵云澜低声笑了笑,等终于看不到沈巍的背影之后,才扭头看向了高劲风,“等我打进了夜尊他们那里,才会放出我的通告对吧?”


“对。”高劲风看着赵云澜乱糟糟的头发,换上了一身松松垮垮的衣服,全然没了一个警校学生的样,心里一闪而过了一丝同情,但是转瞬即逝,他又重新板起脸,“是大错,但不会跟他们说具体情况,也不会透露你去了哪儿。”


“这我还是能想得到的,”赵云澜最后撸了一把头发,舒了口气,站起来往门外走过去,“行了,那我……”


赵云澜轻轻地笑了一下。


“这就走了。”




标签: 剧版镇魂巍澜
评论(78)
热度(1266)
< >
色情与暴力之外
< >
© 老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