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野

【巍澜】无间双龙(警察巍×卧底澜)15

       *警察巍×卧底澜

       *单数章节现在时间线

         双数章节过去时间线


 


大庆追出去之后,左绕右绕,不知道跑了多久,也没见着赵云澜的一根头发丝。


“赵云澜!”大庆气坏了,又因为跑了很久有点喘不上气,声音喊出口,竟然带了一丝撕心裂肺的哭腔,“我知道你藏在这儿!你不愿意出来,好,那我告诉你,你知道你害死我了吗?!我当年多么想去经侦科,人家那里待遇高条件好还不用每天累死累活担惊受怕……都怪你个混蛋你半路自己跑了!”


“你为什么不带着我一起跑?!”


“小时候你干什么坏事都带着我,你为什么偏偏这次就丢下我了?!”


“你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不要我了……”


大庆说到一半,终于忍不住,蹲在地上,没了重案组副组长的尊严,像是小时候玩捉迷藏,赵云澜藏起来,自己死活找不到他,以为赵云澜不要自己了的那个时候一样,抱头痛哭起来。


赵云澜站在大庆身后的那栋废弃的院子里,里面大门套着小门,黑乎乎的,赵云澜往里面一站,谁也想不到里面还会有个人。


他看着大庆蹲在外面,跟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的模样,跟着红了眼眶。


赵云澜心说,不是我铁石心肠,是我这次真的没法带你一起玩呀,大庆,万一我害死你了怎么办?


赵云澜叹了口气,擦了擦眼睛,把身上沈巍的衣服脱了,挂到了外面的那个门框上,然后转身悄悄地从后门走了。


大庆哭了好一会儿,蹲得腿都麻了,也没等着赵云澜出来,心里又失落又难受,跟小儿麻痹一样自己撑着腿好不容易站起来,一转身,差点吓得一嗓子嚎了出来。


自己背后的院子里,大门敞开,里面正对着门口的正房门框上挂了件衣服,被风一吹,活像是有个人挂在了上面一样,仔细一看,那件衣服还是件警服。


大庆:“……”


完蛋玩意儿!大庆在心里骂赵云澜,没心没肺的东西!看完自己诉心肠之后就留下件衣服走了,他以为自己打发要饭的呢?!


大庆走过去拿了衣服,看了看肩章,果然是沈巍的那件。


狗男男!大庆心里憋了一口气,心说你俩狼狈为奸一起瞒着我,把我当狗逗着玩呢?


沈巍收起手机之后,就开始专心看起了资料,情况跟大庆和自己说的差不多,里面确实是有夜尊的交易资料,其他还有很多跟其他案子有牵扯的。沈巍一边看一边冷笑,心说这次真是一石好几鸟,不知道有多少案子搭上了赵云澜的这班顺风车,真是便宜了情报组那群人。


他把跟夜尊有关的都捡了出来,坐在旁边自己看了起来,越看下去心里越生气。这件案子他本来接触的不多,这样一看才发现,里面水深的看不见底。夜尊这人真是有天大的野心,也有通天的手腕,在这一行里也属实算得上是混得风生水起,居然光是这么几年,就连续参与了好几通特大的案子,不说还压在档案箱底没破的陈年旧案,光是几个破了的相关案子,原来也都有夜尊的手笔。


沈巍看着这些资料,一边又庆幸:幸亏赵云澜命大,跟着夜尊这么多年还能活下来,真的实属不易。


沈巍大体看完了一遍后,把资料收了起来,心道怪不得夜尊非要亲自来找烛九,这些东西都太重要了,一旦被警察掌握了,就相当于是警察捏住了夜尊的命门。这些交易一旦被查住跟踪,这几条线夜尊以后是绝对继续做不下去了,甚至还有可能顺藤摸瓜,把他其他的那些地底下的勾当都给挖出来。


而跟赵云澜有关的那些资料已经没了,沈巍知道是被赵云澜拿走了,这些东西也确实还没到那个时间,不能正大光明地被其他人看,赵云澜带走销毁正好。虽然眼下还不知道烛九有没有真的查出跟赵云澜有关的东西出来,但沈巍知道的是,赵云澜现在的处境的确是越来越危险了,夜尊越发怀疑起他来,他的活动也越来越受到限制,这就代表,他们警方拖的时间越长,赵云澜就越多一分被识破的危险。


沈巍拿着资料,一边沉吟着到时候怎么跟高劲风报告这件事情,一边刚打开密室门,就看见了大庆气冲冲地冲自己走过来,脸大约是因为生气,涨得通红,手里还拎了件外套,看那表情,活像是跟自己有什么血海深仇似的。


沈巍忍不住挑了一下眉,心说难道真的被他追到赵云澜了么?


大庆一口气冲到沈巍面前,那口恶气堵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他愤怒地瞪着沈巍,好像是等着沈巍给自己一个解释似的。


沈巍觉得自己没什么好说的,一脸平静地看回去,心里还在想着一会儿等大庆说完之后,还要让他找人来把这些资料都收拾好了,送去情报组,好卖个大人情。


大庆:“……”


我认输。大庆心想,自己为什么要想不开,找沈巍给自己一个说法?沈巍那个性格,顶多是在自己说完之后,点头或摇头,简短地说个“是”或者“不是”而已。


大庆叹口气,心里那股子气,被沈巍这个性子给磨没了。他抬手,把外套还给了沈巍。


“刚刚那个真的是赵云澜吧?”


“是。”沈巍见他猜出来了,也不再瞒他,一边穿好外套,上边好像还有赵云澜的味道似的,沈巍心情好了些,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没忍住多说了一句,“刚才那会儿你俩差不多就只有几米。”


“?”大庆又怒了,心想真是一对狗男男,合起伙来欺负人,“你现在跟我说有什么用?!”


沈巍不置可否,不再多说了,夹着资料刚要走,又想起来还有事要嘱咐大庆,又停下来,指了指后面的密室。


“一会儿你找人把这些资料简单整理一下,我看着有几个挺大的案子,已经破了的那几个单独拿出来放在一起,剩下的先在我们这里存个档,然后一起送到情报组。”


“没破的案子没有情报就算了,破了的案子居然还有这么多情报没收集到,我看让烛九同志加入情报组算了,他比情报组的那群人有用多了。”大庆这才想起自己当时随手翻了翻,确实也发现了几起当初已经定了罪的案子,于是嘴上说得也是着实不客气,“那夜尊的呢?赵云澜的呢?”


“夜尊的我去送给高队长,”沈巍露出腋下夹着的一沓资料给大庆看了看,又压低了声音,“赵云澜的……他自己拿走了。”


“?”大庆晕了,心想怎么还能这么警匪合作破坏犯罪现场的,“不是,他拿走了是什么意思……跟案子没关系吗?”


沈巍看了一眼大庆,心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大概大庆,真的以为赵云澜是堕入犯罪团伙了,只不过只谋财不害命,没做大坏事,但是又心虚,所以才会这么躲着他,就是不露脸。


沈巍:“……”


“大庆,来。”沈巍叹口气,重新推开了密室门,让大庆进去,自己也进去后,把门又好好地关了起来,才低声开口,“赵云澜告诉我,你要是猜出来了,就告诉你真相,你要是没猜出来,就继续瞒着你,可是我没想到……你想偏了。”


“赵云澜确实是在夜尊那边活动,也确实参与了这起案子。你当时问我赵云澜做了什么事,我那时候没有回答你,但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赵云澜他是我们警局的卧底。”


“他是个警察,比你早,比我早,他早在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就成了一名警察了。”


“他躲着你,不是心虚,是为了保护你。”


“少一个人知道他的身份,他自己固然安全,可是不知道他身份的人,也是安全的。”


“赵云澜他……”沈巍顿了顿,语气像是追忆,像是怀念,又像极了三分破碎无奈的叹气,“他就是这个性子,你跟他认识这么多年,还不了解他么?”


祝红接到大庆的电话,说夜尊已经抓到了的时候,内心是懵逼的。


她心想夜尊是谁,想了半天也没想起哪个案子有这号人物,虽然搞不清楚,但并不妨碍她执行任务。祝红进了审讯室,俯在楚恕之耳边,把大庆说的话又原封不动的转达给了楚恕之。


“……我知道了。”楚恕之想起了沈巍之前给自己讲过的夜尊的案子,心想夜尊这么迅速又悄无声息地被抓住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能是组长为了诈烛九特意这样说的。这么一想,他就明白了,眼下他又不好给祝红解释夜尊是谁,于是只能先让祝红出去,自己做出一副志得意满的表情看着烛九,“你还是都招了吧,夜尊已经被我们抓住了。”


烛九显然也是不信的,并且不知道为什么,楚恕之总觉得烛九对夜尊带了点盲目的崇拜。


“你说我就信了,有本事你给我看看证据!”


“……”楚恕之心想证据还真的没有,但丢什么不能丢气势,于是他猛地一拍桌子,吓了对面的烛九一跳,“给你看证据?你这个态度不就是证据吗?!”


“不先问为什么抓他,而是直接说给你看证据,哼。”楚恕之说着说着把自己都说信了,越发中气十足起来,“一看你就是什么都知道,还死鸭子嘴硬……告诉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


烛九脸色愈发苍白了点。他以前只敢接些小生意,警局也对自己睁只眼闭只眼的,后来这几年自己越做越大了,也敢接些大生意。夜尊也找上了自己,烛九从第一次见夜尊的时候,就觉得夜尊这个人跟他们普通混混不一样,他是一个格外有头脑的混混。


可是楚恕之说的又格外振振有词,烛九有点动摇,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坦白从宽,还是到时候等夜尊来救自己一把。


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搪塞过去,就看见审讯室的门又开了,祝红这次进来没有小声说话,而是直接在门口说了一句。


“林静回来了。”


紧接着烛九就看见一个戴着眼镜,一看就是专业捣鼓电子器械的一个人走了进来,脸上还带了一脸的傻笑。


“老楚,”林静也是接了组长的任务来演戏的,对着楚恕之偷偷眨了眨眼,确定楚恕之接到自己的信号了,才继续开口,“组长让我告诉你,要是烛九不信,那他可以派人来,把在现场发现的那些密室里的资料,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给烛九听。”


烛九早在听到“密室”两个字的时候,脸就白了。刚刚还不敢相信,现在像是一下子掉进了地狱,他忍不住喘着粗气,终于垂下了头。


楚恕之虽然不知道这个密室里有什么,不过心里确实佩服沈巍的安排,层层递进,就这样攻破了烛九的心理防线。


楚恕之这个人,早年做特警的时候,也是严肃得不行。后来有次任务受了重伤,好不容易把伤养好了,却不能再负担特警的任务了。自从进了重案组之后,天天对着一群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小青年,也不用天天出生入死,心境倒也越来越年轻了些,跟大庆林静他们处的久了,也沾了些他们身上的活力,最近居然还喜欢上了精分吓唬人。只见他前一秒还对着林静点头笑了笑,下一秒就一脸凶神恶煞,用力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还不说?!”


烛九跟着桌子一起抖了两抖。


“我说、我说……”


沈巍没回警局,觉得自己的安排要是顺利的话,可能一会儿就能收到局里的消息了。果然,还没等大庆那边把密室里的资料都整理好,祝红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组长神机妙算,烛九都招了,内容有不少。”祝红过了这么多年,对沈巍虽然没了那种情敌之间的厌恶,两个人却也实在是互相喜欢不起来。

执行任务的时候,沈巍是上司,祝红是下属,祝红可以做得到完全听命于沈巍,甚至是付出性命,可是私底下两个人就跟还在暗暗较劲一样,还是有点互相看不对眼,可能这也是种天长日久永不会变的感情。两个人互相看不对眼了七年,连大庆平常见了都叹为观止,每次都说,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爱情,但是一定有永永远远的情敌情,然后每次都被祝红暴打一顿:“是让老楚送过去,还是你回来自己看?”


祝红也是少有的那几个不怕沈巍的重案组组员之一,平时不怎么对着沈巍说敬语,这时候更是除了阴阳怪气的嘲讽不存在其他的。她心里大概也是有恃无恐的,好像是只要跟赵云澜扯上了关系,沈巍就总能格外地网开一面。


“你留在警局一份,然后一份送来我这里,一份去送给高劲风高队长。”沈巍果然没理她那句还透着陈年老醋的酸溜溜的语气的话,也不计较她那个咄咄逼人的态度,“让老楚也过来,还有林静。”


这个“也”字,就说明了自己也是要去的。祝红挂了电话,一边唉声叹气地去打印审讯档案,准备一会儿带着档案去出外勤。


她打印完了档案,招呼上了楚恕之和林静之后,准备自己先走一步,去楼上先给高劲风送资料,就看见了趴在前台昏昏欲睡的郭长城。


“小郭?”祝红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凌晨了,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案子,大家难得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留下来加班,倒是苦了郭长城。他刚来实习的时候,组里几乎没有案子,他倒是每天闲散的跟楼下看大门的保安一样,如今第一次遇上这种场面,他们在重案组里呆久了的人不觉得累,而小郭光是在前台接待进来进去的人,就觉得累的不行,不知不觉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现在被祝红喊醒,还有点迷迷糊糊的,“汪徵呢?还没回来?她这是请的产假?”


“……”老实本分郭长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祝红这个话,只能假装没听到一样,自动屏蔽了其中几句,“汪徵姐说……她还得有几天,说她男朋友那里刚搬好家,忙不过来……”


“行吧,那就只能委屈你在这里一个人了。”祝红一想起汪徵跟她男朋友甜蜜的样子就来气,她想了想,干脆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了郭长城,“你知道楼上刑侦队高队长的办公室吧?你去帮我送一份资料,就说是咱们组长要交的,正好让你醒醒盹儿。”


“谢谢红姐。”郭长城真心诚意觉得祝红这个人,虽然脸上总是一副冷漠的模样,但是心肠却很好,隔三差五从前台路过的时候,都会跟自己打招呼,也会关心一下自己,眼下他更是觉得祝红是真心对自己好,顿时感动得一塌糊涂,“我一定安全把资料送过去!”


祝红:“……”


祝红心说就楼上楼下几步远,要是这都不能安全送过去,那就干脆不要做警察了。不过这些话说不出口,祝红看着郭长城抱着资料颠颠去按电梯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想起了自己当年刚进重案组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这样。当年的小女孩努力了好久才如愿以偿进了重案组,终于在三年之后,才又跟自己喜欢的人扯上了这层微妙的联系。


祝红当时觉得自己既幸运又难过,幸运的是自己终于也进了重案组,难过的是,也只有自己进了重案组,而当初那个最想来重案组的赵云澜,已经早就不跟自己是一路人了。


她当年知道赵云澜不是被关禁闭,而是被退学之后,差点就要跑来找沈巍算账了。结果沈巍比自己更激动,祝红那天晚上,亲眼看着沈巍站在贴着赵云澜通告的告示栏前,一直看着赵云澜的照片,不知道看了多久,才小心翼翼地把通告给撕了下来,折起来放进了口袋,然后站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突然就一拳打在了告示栏上。


祝红当时看着沈巍失控的模样,心里忍不住想,沈巍看起来太苦了,比自己还要苦。


其实她也知道,赵云澜被退学不是因为他跟沈巍的事情,可是满腔的苦愤总要找个什么地方发泄才好。祝红找不到合适的方式,没有跟大庆一样的立场为赵云澜跑来跑去,又做不到跟沈巍一样,在薄凉的夜里对着告示栏来上一拳,只能藏起自己的心思,把自己的头发剪得更短了些,终于在三年之后,跟大庆一起成为当时唯二进入重案组的学生。


那时祝红穿着警服,站在重案组门口,跟大庆对视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沈巍。


三个人视线相接的时候,心里大概是在想着同一个人,心里的感情大抵也是相似的。

 

要是赵云澜还在,该有多好?


楚恕之和林静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看见了祝红站在前台发呆。


“发什么呆?”楚恕之从祝红身边走过去,拍了拍她,“走了,组长还等着呢。”


林静也跟着拍了祝红一下,还对着她笑了笑。


对啊,沈巍还等着呢。祝红如梦初醒,回过神来跟了上去,我们三个都在重案组等着呢,祝红心里想,赵云澜总会回来的。


沈巍打完了电话之后,就坐到了楼前的一个废箱子上,心里想着到时候怎么跟高劲风解释。又想起了赵云澜,他实在是担心赵云澜的安全,又觉得他们警局这边的工作效率实在是太慢了,他们一旦跟不上赵云澜的动作,赵云澜就又危险几分。他手里摩挲着夜尊的资料,思索怎么说才能让高劲风答应自己。


大庆从楼里出来,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楼前作思考者状的沈巍,他走过去,把手里的两大摞资料给沈巍看。


“这就是全部了。”可怜大庆那个小身板搬这么两摞资料,沈巍坐在箱子上,一抬头差点没看见大庆的脸,“现在送过去?”


“嗯。”沈巍点点头,又喊住了拔腿就跑的大庆,“不要你亲自送,你去找两个年纪小的,让他们送,你留在这儿,一会儿还有事交给你。”


大庆:“……”


大庆心说真是不忙不知道,一忙吓一跳,前一段时间的安逸实在是让自己都懒散到退化了。他一边招呼两个刚转了正的小警员过来,让他们把这些资料好好送回去,又把沈巍的要求跟他们说了一遍,确认他们都记住了之后,才松了口气,心里感叹自己担着副组的头衔,干着打杂的活,再加上自家组长天天冷着一张脸,没几个警员有事敢找他,于是只能找自己,大庆觉得自己活像是老妈子,这也要找自己,那也要找自己。大庆有预感,总有一天,自己不是光荣的死在战场上,而是心酸的死在了重案组沉重的琐事上。


大庆都安排好了,才又掉头去找沈巍,自己也找了个箱子坐下,问他什么事。


“既然你知道了赵云澜的事,那我一会儿赶回警局的时候,你给我把他们安排好。”沈巍低声说,他做任务安排的时候,一向语速很快,大庆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能听明白,“我去跟高劲风讲,争取我们今晚就能行动,我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我不知道赵云澜回去是什么光景。”


“那赵云澜还回去做什么?”大庆又不明白了,既然这么担心赵云澜的安全,要自己是沈巍的话,那就不让赵云澜回去了,“直接在警局等着不就行了?”


“不行。”沈巍摇摇头,看着身边有警员来回的走动,声音又压低了些,“烛九这里的资料不全,赵云澜想回去找那些资料,他怕夜尊到时候破罐子破摔,把那些资料毁了的话,就没办法找到夜尊全部的交易了……更何况,我们行动,也还要赵云澜里应外合。”


“我去……”大庆惊呆了,实在没想到今晚居然这么精彩,一下子他也兴奋了起来,“今晚行动,你跟赵云澜都计划好了?”


“没有。”沈巍掏出手机,调出了赵云澜发给自己的最后一封短信递给大庆看,“我还没跟他说。”


“……”大庆看了看短信,又看了看沈巍,不知道应该先吐槽哪一个才好,他费了好大的劲,才让工作压倒了八卦占了上风,“那他怎么接应我们的行动?”


“他说他最近不能联系我了。”沈巍给他解释,“当年他走之前,给我发的最后一条短信也是要我不要联系他了……这是他给我的暗号。”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跟你说啊?!”大庆快被这对狗男男逼疯了,“还有这个一段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连对着烛九都不忘了炫耀你俩的事?!”


“因为很危险,所以他不想让我知道,但是他又有点想让我知道,所以他只能这么隐晦的提醒我,希望我知道。”沈巍一本正经地给大庆解释,只是自动忽略了“一段情”的问题,“你知道了吗?”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大庆喃喃,脑子里被沈巍满嘴的知道不知道给塞满了,他晃了晃脑袋,一脸迷茫,“你就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我已经把祝红、林静和老楚都喊来了。”沈巍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正好就看见了门口开来了一辆警车,“到时候如果高劲风不同意,我给你发消息,你们就直接行动……”


“这事关整个案子,还有赵云澜的安全,要是不成功,就什么都完了。大庆,你懂我的意思吗?”


祝红、林静和楚恕之下了车,看见沈巍和大庆在院子里,于是都走了过来。


大庆看了他们一眼,咽了口口水,又恶狠狠地舒了口气。


“我明白了,你去吧。”


“他这是又去哪儿啊?”祝红刚来就看见了沈巍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坐上警车然后一溜烟的又走了,她看着自己手上的烛九审讯档案,一脸迷茫,“那这个给谁啊?”


“给我。”大庆接了过来,翻开看了几眼,深呼吸了两口气,抬起头把剩下的人都吆喝了起来,“今晚咱们组要干个大的,都打起精神来!”




标签: 剧版镇魂巍澜
评论(45)
热度(1154)
< >
色情与暴力之外
< >
© 老野 | Powered by LOFTER